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丫頭(上)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丫頭(上) 第十章

作者︰淺草茉莉

    「姑媽,听說你們最近吃壞了肚子,拚命的拉?真是的,我這前車之鑒不是才提醒你們別胡亂吃東西的嗎?這會可真傷了身了!」大廳上,宋連祈拍手說著風涼話。

    王家母子三人敢怒不敢言,只能杵坐一旁,生著悶氣。

    「你說有事找咱們,做什麼?」王競珊掩不住氣惱的情緒,口氣也好不起來。這小子一早就要霞姊去將他們請來,說是有事商量,可一開口就說些風涼話,該不會是專程找他們來看笑話的吧?

    「做什麼,晚些你們就知道了。」

    又是這句!先前就是在他說完這句之後,他們便開始「瀉之無處、長江淤泥」的極端痛楚,現在這小子又想干麼?

    「你——」

    「姑夫人,有人來訪呢。」

    宋美華正想問個清楚,霞姊忽然領了個人進來。

    「這人是?」她皺眉,瞧著跟著霞姊一起進來,一身恐怖血紅穿著的胖女人。

    「我是張媒婆,全杭州最有名的媒人婆,說成的親事超過至少一千件以上,在杭州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張媒婆大言不慚的自行介紹。

    嫌這女人聲音刺耳,宋美華瞪了對方一眼才問︰「你來做什麼?」

    「我是來提親的。」

    「提親?提誰的親?」她暗訝。

    「自然是府上的大小姐,競珊小姐啊!」媒婆的細長眼兒在大廳轉了一圈後,先是瞧了一眼王競珊,再看看數兒,接著圓滾滾的身子一抖,扭了下大**,朝廳里的數兒走去。

    「哎呀,這位就是競珊小姐了吧?大戶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樣,瞧這氣質,溫婉端莊,容貌更是出水芙蓉,佳麗,人間少見的佳麗啊!這要站出去,我敢說整個杭州城怕是沒人比得上了,听說府上宋少爺身邊也有個絕色丫頭,不過我想一定比不上你的,一個丫頭怎麼美得過氣質優雅的千金小姐,不可能,不可能……呃……請問,我有說錯什麼嗎?」

    張媒婆自顫自的說了一堆話後,總算發現不對勁,除了那宋少爺笑得闔不攏嘴外,眼前這被她贊得美不勝收的競珊小姐臉色越來越尷尬不說,廳上其他人也全都表情古怪到不行,而站在一旁的丫頭則是怒發沖冠,那德性像是要將她開膛剖腹殺了喂狗一般,她哪里出錯了嗎?

    「你這該死的胖女人,那丫頭哪點像我了,你瞎了眼嗎?!」王競珊怒氣沖天的指著她的鼻子罵。

    「啊!原來你才是——」這下可難堪,原來認錯人了!張媒婆尷尬得不得了。

    「你這瞎了狗眼的女人,給我看仔細點,我才是王競珊,是這里的大小姐!我的氣質美貌哪點輸她了?」她氣得全身發抖。

    「對不住,哎喲,真是對不住了,我……我老眼昏花,看錯了,看錯了,你大小姐才真的是花容月貌,沒人比得上,沒人比得上!」張媒婆汗顏的趕緊補救。

    她當了二十多年的媒婆,第一次出這種錯,竟將丫頭當成小姐了,這可怎麼得了?不過……這丫頭也太像小姐了吧?不,應該說,比小姐還像小姐,難怪她會錯認。

    「哼!」王競珊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你、你別生氣,我、我下回一定不會錯認。」張媒婆苦惱著。她今天是來說媒的,可別因為這樣就砸鍋,這可是有損她張媒婆的名聲喲!

    「下回?哪還有下回!霞姊!」

    她簡直氣炸了,已經準備要將人轟出去,可才大呼霞姊,宋連祈便開口阻止。

    「張媒婆是我請來的,要趕人走,也得讓她說完該說的話才能趕。」

    王競珊不禁愕然。「人是你請來的?你請她來幫我說媒?」

    「嗯,你與我同年,甚至還大上兩個月,以姑娘來說算老大不小了,再不嫁人可會被說閑話,但是我瞧姑媽一直都沒替你留心,我以為她忘了,才將張媒婆找來替你說親。」

    「你要將我嫁出去?」想不到這家伙手腳比他們還快,先下手為強了!

    「女大當嫁的不是嗎?張媒婆,就交給你了。」說完,宋連祈打著呵欠,逕自拉著情人的手坐到一旁休息去。

    這丫頭應該也累癱了吧,畢竟「找穴位」也是很累人的,況且她又不肯乖乖配合,搞得兩人都「血脈逆流」,差點沒有「走火入魔」,不過所幸最後還是又「修得正果」,圓滿成功,這下這丫頭可再也跑不掉了!

    數兒低著頭、紅著瞼,打從起床至今就沒敢看他一眼,羞愧的模樣足可媲美遭人「奸yin擄掠」後,為了求生而委曲求全,吃苦認命的婦人了。

    怎麼辦?以後少爺一定還會繼續對她「將錯就錯」的,她還得跟著他錯下去,完了!這鍋燒焦、太咸又煮爛了的飯,她怕是非吞下肚不可了!

    手被少爺握著,她臉很苦,心卻出奇的甜。

    「是,宋少爺,您放心,只要是男女婚嫁的事,交給我就對了。」張媒婆張著涂得滿江紅的血盆大口笑道。「競珊小姐,我可是一听說你想嫁人。就連夜為你挑選出好對象,這首選就是隔壁街李大戶家的長公子,李家生意雖不及宋家具規模,可也是地方望族,李公子年二十有七,去年更是光宗耀祖的考上秀才,可說是相當有才情,配競珊小姐剛好是郎才女貌,絕配得很!」

    「絕配?我怎麼听說這個人有對斗雞眼?」王競珊馬上駁斥。

    「斗雞眼?競珊小姐搞錯了,他不是斗雞眼,而是有朝天鼻,你想想,有斗雞眼讀書不方便,怎麼考得上秀才呢?」張媒婆自顧自的說。

    「你!」王競珊氣得跳腳。

    「好了,夠了,張媒婆,咱們競珊不嫁!」宋美華怒不可抑的大吼。

    張媒婆訝異的瞥向宋連祈。

    「不嫁?」還在打呵欠的人這才站了起來。「競珊為什麼不嫁?難道姑媽打算讓她一輩子不嫁,受人嘲笑?」

    「競珊不會成為老姑婆的,她有對象!」

    「誰啊?」

    「還有誰,不就是你!」她指著他說。

    這可讓他精神了,還沒將人踢出去,這人卻打算先黏上他?「姑媽在說笑?」

    「你可能不知道,當年你與競珊同年出生後,我就與你爹說好,將來讓你們兩個成親!」

    這話一出,數兒身子猛地一震。

    「爹已過世,這事誰知道,誰又能證明?」宋連祈可不當一回事的踱回數兒身邊,不悅于她臉色的蒼白,當眾揉起她的雙頰,非要揉出血色。

    被揉疼的丫頭由震驚中回過神,吃痛的拍掉他擺明整人的手,這啪的一聲,響得全廳上都听見了,她立即尷尬的躲到他身後,他則是笑嘻嘻的又將她按回椅子上坐好。

    這小倆口的公然調情可教王家人瞧得滿肚子氣。這兩個人過份到根本就無視于他們的存在!

    「這事娘也知曉,不信,你可以去問她老人家。」宋美華瞪了一眼數兒,才沒好氣的說。

    「是嗎?」他笑了,笑得頗含深意。

    早先,奶奶就跟他提過姑媽的計劃了!咕來要他看在「把柄」的份上,暫時先娶王競珊,但……呵呵,他的計劃可比他們完美多了……

    他這笑容是什麼意思?懷疑嗎?

    宋美華連忙開口定案,「我之所以沒有安排競珊嫁人,就是在等你,既然你已當家,也到時候了,你們成親吧!」

    ***bbscn***bbscn***bbscn***

    數兒幽幽的坐在涼亭上,今日風大,裙擺在風中被吹得飄來擺去。

    她有些出神的望著寶藍天空,雖然放晴,空氣中卻還夾帶著一絲冷然,所以風咻咻的吹呀吹,她的心晃蕩晃蕩地也跟著畏寒,空洞了起來。

    少爺有婚約了。

    少爺就要成親了。

    少爺與競珊小姐就要成親了……

    老實說,她的心情很不好,但她不該有這樣的情緒的,少爺要成親她該高興,可偏偏就是……唉……

    因為對象是競珊小姐,所以自己感到失望嗎?競珊小姐一家擺明圖的是財不是人,少爺娶了她,自己當然不開心,但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原因嗎?

    懊像有耶……從此多了一個少夫人,她再也不能當少爺的「貼身」丫頭了,這讓她很失落……不對,不能這樣的,就算自己與少爺已經有肌膚之親,但也不能吃醋啊,自己不過是個丫頭……

    可是少爺說過她不是一個普通的丫頭,那是什麼呢?

    一個代罰丫頭?還是暖床丫頭?

    扒!這兩個確實都不普通,自己真是個不普通的普通丫頭啊!

    槽!她在自怨自艾了,從前她不會這樣的,對于身為一個丫頭,她雖然偶有抱怨,但多數時候她都是歡喜的當著丫頭,不像現在,一听到少爺要成親,怎麼像被抽了魂似的,感覺輕飄飄,有些不真實,更多的是……酸,心酸。

    她真的好心酸哪!

    望著天空的眸子不知不覺染上一層水氣,水氣越來越重,逐漸積成了雨水,眼看就要滴下——

    「死丫頭,我找了你半天,原來你躲在這里給我偷懶!」霞姊突然冒出來,劈頭就是一陣惡聲痛罵。

    「我沒有偷懶,我只是……只是……」數兒趕緊將眼淚眨回去。可不能掉下淚來,否則要讓霞姊看笑話了。

    可惜遲了,眼尖的霞姊還是瞧見了可疑的淚光。

    「知道哭了?早該哭了,等競珊小姐一嫁給少爺,就更有得你哭了,賤丫頭,準備被打入冷宮吧!」霞姊得意揚揚,自己的主子能夠嫁給少爺,她大有終于揚眉吐氣,一掃晦氣的感覺。

    這丫頭就要失寵,等她失寵後,她就要好好的修理人,讓她充份體認到她犯了多大的錯,竟敢惹到她,這丫頭死定了!

    听見這話,數兒的心更難受了。

    「你該明白競珊小姐容不下你,一旦成了親,就會要求少爺將你送走,到了別處,你還能再這麼繼續享受穿金戴銀的日子嗎?」想再過小姐般的日子是作夢!

    「少爺不會送我走的!」數兒心一驚。一直以為少爺成親後,自己只是不能再做他的貼身丫頭,但沒想到可能連見少爺的面都不可能了!

    「當然會,競珊小姐最討厭的就是你東施效顰,丫頭命就是丫頭命,偏偏要裝什麼大小姐,她看到你就討厭,留不得你的!」

    「可是少爺他應該——」

    「住口,少仗著少爺對你的幾分疼愛就不把人放在眼里,難道你真以為可以斗得贏小姐,還是你妄想嫁給少爺,成為宋家的少夫人?!」

    「嫁給少爺?沒有,我從來沒有……」她急忙否認,心里卻不免覺得悲哀。她不想少爺成親,但又知道自己不可能嫁給他,怎麼會這麼矛盾?

    「沒有?你敢說沒有?這自以為是的丫頭,處心積慮討好少爺,為的不就希望少爺給個名份?但一個丫頭,少爺能給什麼?頂多就是偏房側室,偏偏你又不安于本份,惹惱了競珊小姐,她容不下你,這下只怕你連個暖床丫頭都沒得做了,這是你蠢,自找的!」

    數兒半句話都說不出。她沒這意思,就算開始發現自己的感情,她也不可能奢求一個丫頭身份的人可以進宋家當主子,正房不可能,偏房也沒份,她都知道的。見她一臉落寞,霞姊得意至極地甩頭吩咐,「哼,不現在才知道哭也沒有用,跟我來吧!」

    「上哪去?

    「老夫人要見你呢!」她忽然笑得陰惻惻。

    「老夫人要見我?」她頓感不安。「有什麼事嗎?」

    「老人家有話對你說,你唆什麼,跟我來就是了!」事實上,連她都不知道老夫人要跟這丫頭說什麼,總歸不會是好事就是,因為姑夫人才去見過老夫人後,老夫人就隨即差她來喚人,八成……嘿嘿,沒好事!

    「是……」數兒不敢再問,但內心濃濃的彷徨感讓她直想逃回房里去。她的世界,似乎就要崩塌了……

    ******bbscn***

    「老夫人……」隨著霞姊,數兒忐忑的來到老奶奶跟前。

    「嗯,霞姊,你可以退下了。」老奶奶將目光往一臉好奇的霞姊身上瞥後說。

    「呃?我可以留下來伺候老夫人您……是……是的,我這就下去了。」霞姊本想留下來听,但在老夫人的瞪視下,只好摸著鼻子走人。

    「坐吧!」霞姊一走後,老奶奶馬上對數兒說。

    「不、不用了,我站著說話就行。」她不敢在老夫人面前放肆。

    「那好吧,你就站著答話。」看她緊張的樣子,老人家也不勉強。

    「是。」老夫人終日待在祠堂里誦經念佛,除了有關少爺的事之外,很少搭理家里的瑣事,更不曾特別喚哪個丫頭到跟前說過話,今天將她喚來,是有特別的事嗎?她心浬七上八下,緊張不已。

    瞧出她的不安,老奶奶二話不說就進入了主題,「數兒,我問你,你喜歡連祈嗎?」

    「嗄?!」想不到老夫人一開口就這樣問,她有點呆愣住。「我……」

    「你只要回答喜歡還是不喜歡就行。」老奶奶將語氣放軟。

    數兒想了半晌,遲遲沒出聲。喜歡?少爺說過很喜歡她,她卻分不清楚是哪種喜歡,那自己呢?

    她從進宅的第一天就被他凶了一頓,還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代罰丫頭,從此過苦皮下討生活的日子,其實有幾次實在破打得太疼想逃了,但是一雙腳在伸出門檻後又縮回來,原因是什麼呢?

    因為她不想離開少爺,覺得他一個人好可憐,少了她,就沒人同他說話,少了她,他一個人要面對姑夫人一家,鐵定孤單……雖然她也知道,自己其實沒那麼重要,她走了會有其他的代罰丫頭出現,少爺早晚也會找到替代她的人說上兩句話,然而她就是不想這麼離開,留下他一個人。

    她有想過要嫁人,有想過盡早切斷這份依賴,但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她跟少爺的感情早變了調,早已超脫了主子與僕人的感情。

    她也不是駑鈍到完全不解少爺的心意,少爺對她是特別的,而自己倘若不喜歡他,也不會這麼輕易的交出自己,還承諾留在他身邊一輩子不嫁人,她不是傻,而是真的真的很喜歡一個人,喜歡到願意為他付出一切,甚至犧牲所有,只是身為丫頭,有時就算想犧牲,也身不由己,由不得自己一相情願的想付出……

    「數兒?」老奶奶喚醒她的沉思。

    「我……我喜歡少爺。」雖然生怕老夫人會責罵她不知本份,但她不想違心否認,可說完,臉龐也紅得近乎深紅。

    听到答案,老奶奶似乎一點都不訝異,只是輕嘆一口氣,「其實不用問,相處這麼多年,能不喜歡嗎?」她像是在自言自語,沒有指責她。

    「老夫人……」數兒局促不安的絞著裙擺。老夫人到底想對她說什麼?

    「數兒,」老奶奶突然眼神一沉。「我知曉咱們連祈有多喜歡你,自從他爹過世後,這些年來我從沒見過他親近過誰,唯獨你,他只親近你,我知道你也幫了他不少忙,少了你,他想拿回宋家的主事權恐怕沒那麼快,這點老太婆我很戚激,也對你這丫頭的能耐戚到意外,但盡管如此,你——還是得走。」一頓後,她鄭重的說出找她來的目的。

    「走?!」她身子一震。

    「對,即刻就走!」

    「即刻?!」數兒瞬間慘白了容顏。

    「我會給你一筆錢,不會教你吃虧的。」

    「為什麼……要我走?」她忍不住胳了眼眶。

    這次老奶奶倒是笑得頗含深意,「坦白說,我不討厭你,只要連祈喜歡的,我都不會刁難,但是這回不一樣,如果你喜歡,不,如果你愛連祈,就該走,這才是對他最好的決定。」

    「我……不懂。」為什麼她離開對少爺才是最好的?「倘若是因為少爺即將與競珊小姐成親這件事,我不會妨礙他們的,我——」

    「不,不完全是這原因,反正你得即刻離開宋宅,其他的事,你以後就會知道了。」

    【全書完】

    *欲知小丫頭李數兒與大少爺宋連祈的未來是喜是悲,請看花園系列951《丫頭•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