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蛟龍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蛟龍 尾聲

作者︰淺草茉莉

    半年後

    艷陽高掛,泉水鄰光點點,水里魚兒游動,岸上小龔爭奇斗艷。

    一抹身影縴細飄逸,正朗朗燦笑的對著坐在不遠處欣賞她燦爛嬌顏的男人。

    男人臉色祥和,迎著她笑意綿綿。

    女人風華絕代,正千嬌百媚、玉步輕移地旋身,就在他面前,水畔雅花問,翩翩起舞,舞步輕盈,姿態優雅,婀娜的魅惑著男人。

    嫵媚動人的女人讓安適的男人再也閑適不了,起身離座,上前勾住那輕扭慢搖的縴縴柳腰,教她不得再無度的引誘他。明知在這野泉林邊,不適合對她下手,偏要大膽誘惑他犯行,這女人,皮!

    「夫君可要來杯黃酒?」女人瞧了一眼紫巾上的酒壺,嬌媚的問。

    這黃酒可是用酒曲發酵釀制出來的,香醇甘喉,是他最愛飲的酒品之一。

    「酒可是穿腸毒藥,我怕飲後亂性了。」在流水潺潺、蟬鳴鳥叫中,他雙眸深黯,笑睨著她說。

    「亂性,在這,那可不行!」她身子一滑,滑出他的胸懷。

    她風情卓越,始終牢牢地牽制住他,讓暴性男子成了繞指柔。「別玩了,回到我懷里,我想抱著妳。」他柔聲要求。

    女人這才收起玩鬧二抿笑地窩進他懷里。「抱了一輩子了還抱!」她嬌慎,低低的吃吃笑。

    「還要抱,我要抱著妳直到真正咽氣那一天,妳答應過要陪我到老死的。」

    「放心,我們好不容易在一起,我會珍惜,一步也不會離開你的。」她將小臉埋進他胸膛,輕輕磨贈,眼角微微泛著淚光。「可是您不後悔嗎?」她忍不住問。

    他若沒離開,這天下還是他的,他還是那個不可一世的君主,可為了與她安然相依至死,他竟放棄自己即將一統的龐大帝國,如此待她,實在令她戚動不已。

    兩人之所以能夠順利拋下一切離開,全因一個人的出現,那人就是他的孿生兄弟。

    這男人告訴她,他的罪孽除了死以外,世人是不會原諒他的,對他的仇恨將永無休止,他不想讓她過著猶如驚弓之鳥的生活,所以帶著她飛出那看似絢爛卻致命的宮廷鳥籠,到外頭做一對真正的神仙夫妻,所以他將王位留給孿生兄弟,兩人從此拋卻身份、擺脫俗世,一身瀟灑的離開。

    彬許帝王權勢對一般人而言,真的是太誘人了,原本被他囚禁半生、誓言做鬼也不放過他的兄弟,一日一面對能夠脫離暗無天日的牢獄生活,甚至取而代之的成為天下帝王,再多的仇恨也被那當下的驚愕狂喜,沖刷忘形……

    即使從此以後,得背負起他過去殺孽深重的罪業,也無動于心,一點都不放在眼里,渴求的只有——從他手中取得政權,自在快活的過起狂傲天下的人生。但離開前,他要求那人必須在統一六國稱帝後,做到「車同軌、書同文、度同衡、錢同幣」的大一統局面,為國家立下長治久安的良政,以彌補之前他為天下蒼生所帶來的禍事,這之後就將一切的權勢尊榮全部拋下,帶著她雲游各處,不過問俗事,過著猶如神仙眷屬的快樂生活。

    「不後悔,為妳所做的一切我都不後悔。」

    「可是你從前野心勃勃,我實在很難相信你真能說放下就放下。」

    贏政情深意重的凝望著她。「有妳我何需要江山?在我心中,妳才是我真正想要擁有的那塊淨土。」

    听見這話,」且即教曲奴兒笑中帶淚地抱住他。﹝夫君,你知道嗎?你讓我想起了爹。」

    「曲公公?」

    「還記得我曾對你提過,爹留我在宮中是有任務的?」

    他挑了濃眉,憶起那回誤以為她被人毒殺,憂急吐血時,她全盤托出曲公公的身份——

    「我爹沒有成仙,但他去修煉是真的,宮中規定,闔人一旦入宮,除非死,終身都不得再出宮,違者斬,所以我爹才會詐死離宮,離宮前,為免將來有人再議起他,便順道帶走了宮中紀錄。這些年爹都躲在無人島上,陪伴他的就是那只白頭鷹。」

    「當年他既然收養了妳,怎會留妳獨自在宮中而自己離去呢?」

    「當年爹留下我時,對我說,今生我留在秦宮是有任務的。」

    「任務?」

    「嗯,他說這任務我得等待時機到了,便知道該怎麼做,可我一直等不到所謂的時機,也不知何謂時機,這回爹又出現,我再度問他我留宮的任務是什麼?該怎麼做?可他只說我已經在做了,不久就會完成,我不懂,還要再問,爹已不願再多說。」

    他當時愕然的听著,只想著莫非她身上藏有什麼大秘密?直到兩人放下一切絕塵後,閑時也聊過好多回了,卻始終解不透曲公公當年留下她的目的。

    「夫君,我想我終于頓悟出爹給我的任務是什麼了。」

    「喔?究竟是什麼任務?」這會她竟說悟透了,他甚為驚喜好奇。

    「我想是上蒼要我留在秦宮與你相戀,藉由我讓你逐漸體認到自己的罪孽有多深切,最終還是希望我將你帶離那暴虐的深淵。」

    贏政愕然,不禁回想起與她相戀以來的點點滴滴。

    因為她,他的後宮不再納入更多孤獨含怨的美人;因為她,教他堅持讓留下的新王推動「車同軌、書同文、度同衡、錢同幣」這等影響至遠的良政;因為她,讓他放棄孽障私欲的離開王權,從此與她改名換姓,過著閑雲野鶴、雲游四海的日子。

    他戚激的俯瞰著懷里的她。「是啊,這確實是妳今生的任務,讓我從萬惡中脫身,我十分感謝妳……」他真誠的說,眼底那抹深戀教人迷醉。

    此時天上飛過一只白頭鷹,鷹上赫然跨坐著人,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曲公公,只是容貌似乎有些變了,他高飛于天際,一身仙氣逼人,模樣好似人間膜拜的玉帝……

    三十年後,天邊突地出現一條滾動騰躍的蛟龍,由一處峻嶺風馳電掣的向西方飛騰而去。

    而此時天庭之上,玉帝的泅龍殿中,九龍璧中的一塊,忽地發出炫麗束光,眨眼間轉白為熾……——

    End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