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三分欺人的惡少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三分欺人的惡少 第十章

作者︰淺草茉莉

    迸寧恩試著婚紗,對著等待的男人綻開了愉快燦爛的笑靨。

    李衡陽著迷的望著她,「很美。」

    幸福的女人听了心花朵朵開,清亮的笑聲極為悅耳動听。「真的很美嗎?有比先前你為我向義大利設計師訂制的婚紗美嗎?」她不放心的追問。

    「比那件還美,因為現在的你散發出來的成熟美,不管穿上任何白紗都足以令所有人驚艷。」他走向她,滿足的輕擁著她。

    他感受到懷中的她輕顫了—下,他微皺了眉,不動聲色的再貼近她的耳垂親昵的吻住,她全身明顯的僵直,他也一怔。

    「衡陽哥,這七年我們快樂嗎?」她輕輕的推開他問。

    他注視著她良久,最後說︰「不快樂。」

    她愕然的眨眨眼,「怎麼說?」

    「因為我一直沒辦法順利把你娶回家,所以不快樂,不過這次就算天塌下來,發生狂風加海嘯,我也要把你順利娶回家!」他信誓旦旦的說。

    她甜蜜—笑。「好,就算天崩地裂,蝗蟲過境,風災加雨災我都嫁定你了。」她俏皮的展開雙掌用力的拍上。

    「這是你說的喔,到時可別反悔。」他看似說笑,但眼神卻無比認真。

    「嗯,我本來就是你的新娘,這輩子是變不了了。」她理所當然的說。

    「是啊,變不了了。」說著,他竟有點哽咽。

    「對了,衡陽哥,你為什麼沒有回家住浮?還有……我們怎麼會同居的?」她紅著腮頰靦的問。

    「家里蒼蠅太多了,一天到晚繞著我們兩個人轉,所以搬出來了,至于同居嘛……是你非要搬來跟我一起住,說是要看緊我,怕我亂來,背著你找女人回來嘿咻。」他故意惡惡的促狹的說。

    「你胡說啦,我才不會這樣!」古寧恩敲打著他的胸膛,氣惱得不得了,這家伙就愛欺負她!

    他一把握住她的手,一臉正經。「我們回家嘿咻吧!」

    「嗄?!」血管瞬間爆脹,由臉爆紅到脖子,再竄向四肢,她整個人成了只燙過熱水的紅蝦子。

    李衡陽瞧了失笑。「干什麼,我們都「老夫老妻」了,這件事都不知做過幾百次,你這是什麼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從來沒做過,質疑我的「能力」!」他戲謔的說。

    「你!」這下不只是下過水的紅蝦子而已,根本是只沾了辣椒醬的嗆辣蝦子了。

    他笑嘻嘻的欣賞著自己的「杰作」,爽得很,欺負她真是人世間最大的樂事。

    「臭小子,你再這樣我就不嫁你了!」她嬌嗔的威脅。

    「剛才是誰說就算天崩地裂,蝗蟲過境,風災加雨災都嫁定我了?」他打趣的斜睨著她問。

    「我反悔了。」

    「是嗎?」他笑得壞壞的。

    「你想做什麼?啊——」在古寧恩的尖叫聲中,已經被某人扛起,丟在自己的大腿上,臉上露出可怕的凶光,然後揚起大掌,就在婚紗店里,玻璃櫥窗面前,眾目睽睽之下,啪,一下,啪啪,兩下,啪啪啪,三下、四下——

    有人的小**遭殃了。

    「我早就警告你,不要反悔,這就是你反悔的下場,該死的女人,敢說不嫁我,不修理不行,回去我要把你的頭發剪了,眉毛也剃掉——」

    啪啪啪啪啪啪,第五下——

    有人的**開花了!

    ***bbscn***bbscn***bbscn***

    「你不要剪我的頭發剃我的眉毛啦,那很丑的,我不要,嗚嗚嗚……」回到家後,某人趴在床上哭得唏哩嘩啦。

    「丑有什麼關系,反正又不當新娘了,無所謂的。」男人涼涼的拿著剃刀坐在她的床邊說。

    「我是說笑的啦,我不嫁你要嫁給誰?再說我已經是超過二十歲的老小姐了,不嫁你,沒人要了。」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哪像一個超過二十歲的女人,根本還沒長大好不好。

    李衡陽驟然失笑,再看看拿著剃刀的自己,也一樣幼稚得可笑,自己這德行像是一個心髒科權威的醫生嗎?像是一家醫院的主事者嗎?

    只要跟古寧恩在一起,什麼穩重,什麼老成,全是屁,他的幼惟程度百分百。

    但他就是喜歡這樣欺負著她,因為開心的爽度也是百分之百。

    「你有自知之明嘛,以後你再敢在我面前拿喬試試看!

    「我不敢了啦!」愛哭包又要變「噴水艇」了。

    「不敢就好。」他收起剃刀,張狂的瞄了她小屁屁一眼。「那里沒事吧?」看它一直趴著沒動,該不會是自己下手大重了,心有點疼呢。

    明明有點痛,但古寧恩咧著嘴笑說︰「沒事。」

    不放心,他上前想瞧瞧,她立即拉過被單蓋住自己的臀部,不給看。

    他哪管,大手一揚,被單就不知飛哪去了。

    「你……」她有點受到驚嚇。

    溫暖的大手輕輕揉上她已十足成熟的性感小屁屁,這份溫柔卻今她渾身一僵,他的手掌明顯感受到她身體不自然的反應,但他沒有移開手,反而挑逗的一路游移到她的美背,隨著他刻意誘惑的動作,她幾乎成了石頭般,身軀整個定住了。

    李衡陽原本還帶笑的臉龐,微微的沉了下來。「恩恩……我要你,你該明白我有多渴望你……」他沙啞的傾訴著。

    他將身體壓低,渴求地來到她的面前,目光深邃地凝睇著她,只見她表情僵硬得幾乎崩裂。「衡陽哥,我……」

    「不要拒絕我……」他逐漸靠近她的頸項,低聲誘惑地乞求著。

    她又是一顫,想推開他,卻強忍著。

    「我要你……只要你……除了你我沒踫過其它女人……」他吻住了她的眼眸。

    她心怦了一下。

    「我只要你身上的味道,也只習慣聞著這味道入睡……」他猛然貼上了她的唇,然後靜止不動。

    她倏地被奪去呼吸了,驚恐的發現,眼前又開始出現黑影。

    「我們要成為夫妻了,你得接受我,像以前一樣的接受我……」他在她唇邊呢喃。

    擺暗更熾,黑影幢幢,她開始發抖,發顫。

    「我是如此的思念你,你說的沒錯,你注定是我的新娘,唯一的新娘。」他在她的頸項落下吻痕,他想要更多,想要她成熟誘人的身軀。

    她似乎要窒息了,在黑暗襲來前她也許會先死去。

    「接受我,試著接受我,不要怕,我不會傷害你的,我是你想嫁的男人,只要有我就沒什麼好怕的……」

    「不……我怕——」

    才張口,他已迅雷不及掩耳的侵入她的口,佔有了那他渴望了七年的紅唇,激烈痴的吻著她。

    「不——古寧恩再也忍不住,猝然推開他。「不,不要踫我!」她身體狂烈的震顫著。

    李衡陽沒有錯愕不解,只是表情冰寒的望著她,「你必須忘記過去,我們才有未來。」

    她抱著顫抖不休的身體愣住了。「你說什麼?」

    「我說你該真正拋卻陰影,而不是用失億來欺騙自己。」他倏然的說。

    她震驚的看著他,「你知道?」

    「我是醫生,我知道你根本沒傷到腦部,有的只是外傷,引發失憶的可能微乎其微。」

    「那這陣子你與所有人——」

    「我們全都在配合你演出。」他殘酷的說出實情。

    「啊!」古寧恩傻了。「你們……為什麼要幫著我自欺欺人?」她不禁顫聲問。

    他心痛的瞅著她,「如果你想假裝過去這七年來的一切都是空白的,只要你快樂,我們都願意這麼做,但先決條件是,你必須真的可以讓過去空白,不再有惡夢陰影。」

    她開始滾滾落淚了。「我失敗了是不是……我會這麼做只是想留住你,明知道自私,明知道對你不公平,但是我想試試,我想故意遺忘一些事,我想毫無芥蒂的像以前一樣,緊牽著你的手,一起度過每一刻……」她哭得傷心欲絕。

    李衡陽將大掌覆上她的手,「你的要求很簡單,也很容易,輕而易舉的你就可以擁有,只要你敞開心胸忘了那一夜,你會發現一切只是個夢,錯誤的惡夢。

    「那一夜?你知道那一夜?!」驀地她眼神變得驚恐。

    「我查出來了。」他平靜的告訴她。

    迸寧恩登時四肢冰冷了起來,她最丑陋、最難以啟齒的事叫他知道了!

    他是全世界她最不想讓他知道的人,而他卻知道了,瞬間她無地自容,臉色全變,她想逃……想死!

    「恩恩,這沒什麼的,有些事是你誤解了,才會造成了我們的悲劇。」看見她臉色不對,李衡陽趕緊說。

    「你讓開,我不想再見到你了,不想!」她無法冷靜的面對他,無法!

    「不,我要讓你知道真相,讓你知道自己犯了多麼大的錯誤。」

    「錯誤?」

    「清清說的沒有錯,你太柔弱了,一遇到挫折就只想逃,這次你不能再逃避了,我也不允許!」他怒氣沖沖的說。

    ***bbscn***bbscn***bbscn***

    「恩恩,他姓張,是我請來調查你的偵探。」李衡陽為她介紹一個微胖的男人。「小張,你可以說出那晚發生的事了。」

    「不,我不要听。」古寧恩變臉的猛搖頭,起身要逃開,她才不要再經歷一次那晚發生的事情,那會讓她再次墮入十八層地獄的。

    但她走不了,因為身旁男人緊緊箝制住她,他不可能讓她逃避。

    「你放手,你沒有資格強迫我听。」她怒聲道。

    「你一定要听,而且要從頭到尾听完。」他空前嚴肅的看著她。

    「你!」

    「坐下!」他拉她坐回位子上,那氣勢表明不管如何,就算強迫也要她面對。

    她簡直怒極,卻又掙脫不了他的緊箍,硬是被拉著坐在那姓張的男人面前。

    「你說吧。」李衡陽對著小張催促。

    「嗯,我是依著李先生給我的指示才調查出端倪的,李先生說古小姐怕黑、會作惡夢,像是曾受過某種創傷的後遺癥,再加上李先生說你在夢中曾說過一些話,這些都是重要的線索。」

    「夠了,我不想知道你們是怎麼查出真相的,一點都不想知道!」古寧恩撇過臉去,閉著眼,直想沖出這間屋子,最好離開這個世界,她想永遠的消失!

    李衡陽緊握住她冰寒得不像話的手,以眼神示意小張繼續說,

    小張立即緊接著說︰「事情是發生在古小姐取歸紗的那天晚上,因為李先生有事的關系,讓你獨自去了婚紗店,又因為婚紗店離住家很近,你沒有要求司機接送,自己在取了婚紗後在回家的路上,經過了暗巷……」小張看是她臉色越來越蒼白,身體也開始劇烈的顫抖,猶疑著該不該再繼續說下去。

    「繼續!」李衡陽冷硬的要求。

    「黑暗中出現了兩個人,他們不僅迷昏了你,還剝光你的衣物,接著——」

    「住口、住口,不要說了——」古寧恩倉皇的捂起耳朵,心猶如被絞碎般的劇痛。

    「下,我要你听到最後。」李衡陽拉下她捂住耳的手,強迫她听下去。

    「你這是在凌遲我!」她激憤地迷蒙了雙眼。

    「相信我,我並不比你好受。」他艱困的說。

    「你!」

    「我要你相信我,你能相信我?」他扳住她扭痛的面容,艱辛的要求她。

    淚水悠然滑落。「你一定要這麼逼我嗎?」不明白他為何變得這麼殘忍?

    「是的。」他心一橫的點頭。

    「如果你要見到我崩潰,要我死在你面前你就這麼做吧。」這男人竟然這麼狠心,他根本沒有原諒她,這也是他折磨報復她的一種方式嗎?

    她不由得憤恨起他來了。

    他忍受著她傳來的恨意,殘酷的對著小張說︰「說重點。」

    小張冒了一身冷汗,直接如他指示說重點。「古小姐,其實你誤解了,這兩個人當時只是剝光你的衣物,當夜並沒有侵把你。」

    「你說他們並沒有對我……」激動的情緒在瞬間愕然頓住。

    「沒有,他們只是受人指使脫光你的衣物要教訓你一下而已?」

    她錯愕的看向李衡陽。「他說的是真的嗎?」

    「千真萬確,當年是你自己太驚慌,以為遭到輪暴,甚至羞憤到不敢報警,也不敢到醫院驗傷,這才會造成你心中,永遠抹下去的陰影悲劇。」李衡陽痛心氣惱的說。

    當年的她確實是個易碎的洋娃娃,輕輕一踫就碎,碎得讓人連修補的機會都沒有,才會讓兩人平白痛苦的分離七年,這七年的煎熬,對兩人來說都是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你們在欺騙我嗎?為了讓我好過所以故意編了這個故事?」古寧恩一時之間難以置信。

    「當年欺負你的兩個可惡的家伙以及唆使者都被警察逮到了,待會我們還要到警察局作筆錄,確認這件事情,所以你說這有可能是我編出來的故事嗎?」

    她撫著胸,不知該如何相信?「你們連人也抓到了?」

    「嗯。」小張點頭。「當我查出當年發生的事後,就將作惡的兩個人一並揪出,這兩人被我逮到後,才教訓了幾下就全盤招了,還抖出幕後唆使的人,那人你們也認識,就是林清清。」

    「清清?是她!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古寧恩極為震驚訝異。

    「我想她是嫉妒吧,因為當年你與李先生要結婚這件事對她來說打擊很大,她想教訓你,目的也只是要讓你感到羞憤罷了,但她沒想到你會因此離開七年。」

    「原來清清對衡陽哥的感情這麼深……」她聞言不禁欷吁不已。

    「那是單戀,那該死的女人我根本沒接受過她!」李衡陽氣憤得扭曲了臉。

    怎麼都沒想到竟然是這個女人拆散他與恩恩的幸福,而他竟被蒙在鼓里七年,還每日在醫院與這個女人共事,只要想起這件事,他就恨不得掐死對方。

    這個仇他說過,會加倍的報,他會讓她付出代價,就算關進牢里,他也不會讓她在里頭好過的!

    「啊,孩子……我們的孩子!」古寧恩突然不能自己的哭出聲。「都是我的錯,當時孩子就是因為我驚恐過度而流產的,連我們的孩子都失去了,我更加害舊,覺得對不起你,也不配成為你的新娘,無地自容又無法面對你,我選擇逃避,這一逃就是七年……」孩子竟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失去的,太不值也太無辜,而這一切都是她這個無用的母親害的。

    她自責極了。

    「別說了,過去就過去了,人生沒有那麼多個七年,我們要把握的是現在、此刻,恩恩,回來吧,我要找回的不是自以為受傷的古心寧,而是那愛哭愛笑愛撒嬌的古寧恩。」李衡陽朝著她張開手臂,等著她。

    迸寧恩眼淚奪眶,撲進了他的懷里,淚眼婆娑。「其實這不只是清清一個人的錯,是我自己遇到事情就逃避的性格害了自己,是我辜負了你,是我弄擰了自己的幸福,是我讓你失去了孩子,是我叫奶扔以及眾人徹底失望,追根究底,都是我的錯,而你卻願意原諒我,謝謝你,謝謝你!」她不斷哭泣著說。

    他嘆了一聲,總算雨過天青了!「笨蛋,不原諒你只是跟我自己過不去,誰叫我只愛你,只要你,只想欺負你,只想用一輩子的時間折磨你,我對你的報復是沒有期限的,慘烈的程度你無法想象,我要你永遠逃不出我的魔掌——」

    她不再遲疑了,也不伯羞,當著外人的面,吻上了喋喋不休的男人,他要的報復方式,要的折磨技巧,她充份地清楚該怎麼還、怎麼給,並且「害怕」得一點也不想求救!

    ***bbscn***bbscn***bbscn***

    遍禮上,新娘子笑得比陽光還燦爛,新郎則是志得意滿的為心愛的女人戴上象征一輩子相守的婚戒。

    李古兩家人開心極了,尤其是老夫人,全程笑得闔不攏嘴,寶貝孫子終于娶老婆了,而且听說孫媳婦肚子很爭氣,有了,呵呵,這次她會時刻緊盯,不容再有一點閃失,畢竟這可是她盼了多年,李家終于出現的第四代繼承人,現在她就等著抱孫子,等著那丫頭一胎接一胎的生,她準備讓那丫頭至少生三胎。

    沒辦法,錯失了七年,那丫頭得趕進度,這李家開枝散葉就靠她了,刻不容緩啊!

    「老喬啊,我上次要你抓的安胎藥抓了沒……你不知道,中醫有時候比西醫有用,我開醫院的會不知道嗎……嗯嗯,抓好藥回去就先炖著,等恩恩婚禮完畢就要地先喝—碗再進洞房,有孕還非得進洞房真叫人不放心……

    「還有,听說那家中醫師開的藥對男人補陽這方面也很有效,順便抓個二十副回來讓那小于喝……什麼?誰說不需要,只要恩恩一生完這胎,馬上就要那小子補充精力加油再沖剌,一年一個,剛剛好……」

    身旁的親友團听著老夫人講電話,全都笑翻了,幸虧衡陽那小子沒听到,否則鐵定要翻臉,竟然把他當成種豬了?

    眾人在幸福快樂中洋溢出真正的笑靨,這笑容在兩家睽違已久,彌足珍貴。

    另外,婚禮上還出現了一位非常動人的女人,女人被一位儀表出眾的阿都仔摟著,牽著一個小帥哥,小帥哥一見到新娘子就沖上前去。

    「老師,你好漂亮喔!」

    新娘子蹲了下來,「漢克斯,你今天也好帥。」漢克斯身著正式的黑色小西裝,款式就跟他那老外爹地是一樣的,兩人今天以父子裝出席。

    迸寧恩看向好友邵麗致。「什麼時候輪到你啊?」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好友傳說中的前夫,果然出色,而她也看出那個美國人對好友的佔有欲,從踏進禮堂開始就緊緊摟著前妻不放,那種傲視群倫的姿態一筆就知他是個霸氣的男人。

    「快了。」艾蒙•希爾頓理所當然的替自己的女人回答,眼神也禮貌的向新郎打了個招呼,算是表示恭喜之意。

    邵麗致斜睨下身旁男人一眼。「誰說的?!」

    「我說的。」他倨傲的丟回去。

    「哼。」她紅著臉別過頭去。

    艾蒙目光一柔,有點無奈,改為向兒子使了個眼神。

    昂克斯可精明了,拉過媽咪的手,「媽咪,我也想做爹地跟你的花童耶,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可以啊?」

    耙情父子倆聯手逼婚了?!

    「那就要看你爹地的表現嘍。」邵麗致紅著臉說。

    美麗的女人一臉紅可是美不勝收,立即引來不少人驚艷的目光,艾蒙不悅地眉頭一擰,將她樓得更緊以彰顯主權。

    迸寧恩瞧了好笑,看來這對回鍋「新人」好事多磨喔,它拭目八侍,與身旁的丈夫相視一笑,兩人的幸福與幸運也希望感染身旁所有的人。

    【全書完】

    *欲知蘇采棠為何會寵愛喬小綠簡直無上限,還不惜放棄大好的全融江山,請看淺草茉莉花園系列831《一見鍾情的禍水》

    *欲知艾蒙•希爾頓如何在離婚後迷上邵麗致挾兒子以令前妻,請看淺草茉莉花園系列873《二進禮堂的尤物》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