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總裁沒地位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裁沒地位 第十章

作者︰淺草茉莉

    「你說,昨晚去哪里了?」早餐時,郝希望眯著眼問。

    「買東西。」小男人低著頭完全的低聲下氣。

    「買什麼?」她冷冷的問。

    「買寶寶的東西。」

    「買寶寶的東西?你不是說去把馬子了?」

    「那是亂說的,怎麼可能!」他死命的搖頭。

    「怎麼不可能?你經常和曲悠揚一起聊天、打球的,不是嗎?」

    「哪有的事!沒有,絕對沒有的事!」柯帛仁極力的辯白求生。昨晚他已經被老婆踢下床了,在她面前,他已經是一個跟雞屎差不多低等的東西,如果再蒙上不白之冤,他這輩子就注定再也爬不上她的床了!

    「是嗎?」

    「是曲悠揚那女人告訴你的嗎?她挑撥離間,你千萬不要上當!」

    「請問一下喔,她為什麼要對我挑撥離間?」

    「因為她對我……對我……」看著她冷笑的神情,他說不出口了。

    「余情未了,還有意思?」她索性笑了笑,替他回答。

    「沒、沒有!」

    「你敢發誓?」

    「這……」

    「不敢?」

    「我……」

    「因為你們郎有情、妹有意?」

    他臉色大變。「我心里只有我的親親老婆,我對她沒有一點意思,你不要誤會了!」

    「哼,言不由衷!」

    他嘆了口氣,暗忖著到底要怎樣才能讓老婆消氣?

    「老婆,我──」他又想用撒嬌這一套,不管了,死馬當活馬醫。

    「不要叫我,東西呢?」她馬上破了他的招數。

    「什麼東西?」

    「你不是說買了寶寶的東西,東西呢?不要告訴我,東西不見了?」她現在醋性大發,非要搞清楚他昨天的行蹤不可!

    「喔,東西我想待會就會陸續送來了。」他趕緊說,還聰明的掏出一疊發票,證明他從晚上六點下班後就開始瘋狂購物,上面的品項每一件都是嬰兒與孕婦的用品,一共買了不少。

    這個敗家子!她在心里咒罵,但隨即又暗暗高興起來。他果然在乎他們母子倆!

    不由得露出笑臉,但是三秒鐘過後,她臉色又變了。「我問你,你昨晚是幾點回來的?」

    「十一、二點吧?」

    「呵。」她對他假笑。「正確時間是十二點三十一分,請問你這麼晚了哪家百貨公司還開著?!你老實說,百貨公司關了後你上哪去了?」她怒氣沖沖的質問。

    「我、我去喝一杯了,但是我自己一個人喔!」他趕緊強調,暗自後悔昨晚干麼講得那麼囂張,這下自食惡果了。

    她倏地眯了眼楮。「你為了要讓我擔心,故意晚回來是嗎?嗯?」

    他苦笑、干笑、陪笑,就是不敢承認。

    「你真是欺負我欺負得徹底了!」她氣極。

    「老婆,你不要生氣啦,你現在是孕婦,太激動會危害到寶寶的!」他好言相勸。

    「對呴,為了一個可惡的家伙生氣,寶寶也會跟著受到影響,不能生氣不能生氣!」她自言自語。

    「就是啊,老婆,你產檢是什麼時候啊?我陪你去。」柯帛仁趁機轉移話題。

    「你要陪我去?」她臉色奇怪的看著他。「這麼體貼?」

    「當然,你是我老婆,我當然關心你跟寶寶的健康,我要陪著你去產檢,還要陪著你一起做‘拉梅茲’。」

    「你也知道拉梅茲?」

    「嗯,我研究過了,拉梅茲生產法是一種‘心理預防法’,在孕婦懷孕滿七個月時夫妻一起做的,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做,讓你生產時順利一點。」

    「你真的研究過了?」她感動的望著他。

    「我是這幾天才開始研究的,從現在起,我得負起當爸爸的責任,所以當然要努力學習新知,老婆,我愛你!」

    奧希望心里的氣消了不少。原來他這幾天窩在書房里盯著電腦,就是在研究這個!一股暖流悄悄流過。他不是說說而已,他是真的很在乎她和寶寶。

    「我和醫生約好了明天做檢查。」

    「我陪你去。」

    「嗯。」她鼻子酸酸的點頭。

    有老公真好,有個愛她、愛寶寶的老公更好。

    送老公上班後,下午送貨的來了,她也呆愕住了──

    早上她只顧著看發票上購買的時間和大約的項目,等東西真正送來時,竟是一箱接一箱,一堆接一堆,天啊,他是不是將整個百貨公司里所有嬰兒與孕婦的東西全都搬過來了?

    東西應有盡有,家里簡直可以開一間媽媽寶寶用品專賣店了!

    他是怎麼了?媽呀,連生產後用的衛生護墊也買了……咦,這是什麼?孕婦專用的超大尺寸內褲,這足可以塞下一只母牛的**了!她的嘴角不斷因為一件件陸續送來的東西而抽搐著。

    棒天,裝潢師傅來了,連著把兩間客房重新裝潢過,一間漆成粉紅色系的,一間淺藍色系的,兩間嬰兒房里一堆工人正在連夜趕工中。

    奧希望愣愣的看著家里進進出出的工人。這男人正用積極的行動表現出他愛妻子、愛小涪的心,這應該是好事,怎麼她覺得他有點積極過了頭?

    因為,為什麼連潛能開發學院、美語班、日語班、才藝班、小提琴教練、高爾夫球教練,甚至騎馬教練都陸陸續續登門了?他們已經將寶寶由零歲到成年的特殊教育計畫全都擬定!

    這太夸張了吧?她的寶寶還沒出世,在肚子里也才三個月大而已,恐怕連手指都還沒長齊,安排這些人來,到底干什麼?

    她眨了眨眼。天啊,電鈴又響了,這次又是什麼鬼?!

    盯著兩個皺到不行的丑小子,不敢相信他柯帛仁的種會這麼丑?而且丑一個就算了,竟然一次丑兩個!

    天啊,他要怎麼面對這「丑陋」的人生?

    「柯先生,恭喜你了,雙胞胎男嬰檢查後都很健康。」嬰兒室前,醫生拍著他的肩膀說。

    他怔怔指著玻璃窗內寫著母親郝希望的兩個寶寶。

    「這兩個……過幾天……會變好看一點嗎?」他一臉深受打擊的模樣。

    「嗄?你放心,現在寶寶剛出生,看起來都會皺皺的,過幾天長大一點就會越來越可愛了。」

    他明顯的吁了一口氣。「那就好,太丑了,我怕老婆看了會承受不了。」

    醫生暗笑。會承受不了的人是他吧?「事實上柯太太已經看過了,她覺得寶寶長得很像你。」

    「像我?現在這個樣子?」他指著寶寶,再次受到驚嚇。

    「在產房里抱著剛出生的寶寶時,她是這麼說的。」

    柯帛仁眯了眯眼,再將目光投向那兩個睜著眼楮,黑黑皺皺的小子身上。

    他上上下下打量、左瞄右看,像他?哪里像了?

    撇開那看起來皺巴巴的皮膚不說,五官分開來看,眼楮挺大的,像他;鼻子,貴族鼻,當然像他;嘴巴有點大,像老婆;頭發濃密,沒錯,是來自他的家族遺傳……

    欸,綜觀一切,這兩個小家伙像他耶!

    真的像他耶!

    他張著嘴,漸漸地發覺自己的寶寶們真的很帥,帥斃了!

    放眼望去,其他嬰兒室里的寶寶簡直是丑到不行的小丑了!

    「我老婆說的沒錯,這兩個小家伙確實像我。」一樣帥。

    「是啊。」醫生笑笑的回答。每個老爸都是這樣,就算癩痢頭的兒子還是自己的好!

    柯帛仁笑得闔不攏嘴。「請問我老婆小涪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一個禮拜就可以出院了!」

    「那我只剩一個禮拜可以忙了。」

    「請問你要忙什麼?」

    「我得趕在老婆、小涪出院前,在‘希望號’的機身上貼好老婆、小涪的照片升空,好慶祝我當爸爸了!」他驕傲的說。

    「取名‘希望號’的飛機?老婆、小涪的照片?升空?」醫生吃驚不已。果然是大亨,連慶祝的手法也跟一般人不同!

    他快瘋了,家里不能住人了!

    罷開始那股做父親的驕傲,好像已經逐漸瓦解,他快被這兩個小家伙搞瘋了!

    一早急急忙忙逃到公司來,更倒楣的事情發生了,曲悠揚那討厭鬼居然等在他的辦公室門前。

    他看了一眼王秘書,她無奈的縮了縮肩膀。

    柯帛仁沉著臉。「你又有什麼事?」今天真是他的衰日,早上被小涪的哭聲驚醒,早餐被老婆的花生醬嚇死,出門前被寶寶尿濕褲子,氣死!現在,他好不容易在一陣混亂中逃出家園,居然在公司又遇見煞星,他真是會──衰死!

    「我是來慰問你的,帛仁哥。」

    以前听她叫帛仁哥沒什麼特殊感覺,不知怎的,現在一听卻雞皮疙瘩掉一地。

    「慰問我什麼?」他受不了的打了個冷顫。

    記得上次她來「慰問」他時,害得他跟老婆差點鬧翻,這次她又來慰問,他恐怕又要吃不消了!

    真倒楣!

    「你現在一定生活在地獄中對不對?真可憐!」

    「什麼生活在地獄中,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他不耐煩的撇嘴,只想趕快擺脫她。當他知道這女人專門挑撥他與老婆的感情後,他避她如蛇蠍的程度,已經到了要向法院申請保護令的地步了。

    「小涪啊,你最受不了的事發生了,而且還是一次兩個,想必你一定生活得痛不欲生吧?」她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是啊,痛不欲生!「誰說的!」他臭著臉否認。

    「你該不會轉性了吧?真的受得了小涪的哭聲?成天生活在小涪的尿布、奶粉中?」

    是受不了,整個屋子都是寶寶的臭尿布味,平均十分鐘就輪流傳來兩個寶寶掀開屋頂的哭聲。「我的兒子們的尿布是香的,哭聲也是身體健康的表現!」

    「是嗎?我以為你一早就神色倉皇的來到公司,一定是家里待不下去了,所以情願早點來上班。」

    真準!「你胡說什麼?是我親親老婆要我早點來上班,才能早點下班回家陪孩子,共享天倫之樂的。」

    「帛仁哥,你太好面子了,其實在我面前根本不需要隱瞞的,我有多了解你、多關心你,你應該知道的,我可以听你訴苦,我可以安慰你的,我了解你現在過得有多後悔,有多悲慘──」

    「請問他有多後悔,多悲慘?」突然,郝希望的聲音插進來了。

    兩個男女嚇了一大跳。

    「老婆,你怎麼來了?」柯帛仁一看到她出現嚇死了。她不會又誤會了吧?

    奧希望沒空理會他,隨便將他匆忙逃離家時忘記帶來的公事包塞給他,逕自走到曲悠揚面前再問一次,「我老公的日子過得到底有多悲慘?」

    「你還敢問我?帛仁哥是個大男人,你卻讓他生活在一堆恐怖的尿片中,你真是不懂他,也不愛他,你不配成為他的妻子!」曲悠揚鎮定的說。

    「我不懂他,不愛他,不配成為他的妻子?老公,是這樣的嗎?她的指控是事實嗎?」

    「當然不是事實!這個世界只有你最懂我了,不僅給我一個家,還給了我全部的愛,你是最適合我的女人了。」他馬上掏心掏肺的以示忠誠。

    「喔,那這女人為什麼會這麼‘誤解’?」

    「我怎麼會知道?她一向莫名其妙的不是嗎?」他趕緊撇清的說。

    「你跟她常見面?在公司里?」她瞄了他一眼。

    「沒有,這是這兩年來第一次踫面,不信你可以問王秘書,我交代過她一看到曲悠揚就說我不在!」他右手高舉立誓的搖頭,連王秘書也拉下水了。

    一旁王秘書立即幫老板點頭證明。

    「那就是常在電話里對她訴過苦嘍?」

    「老婆,這是我的電話,你可以檢查我的來電顯示。」他立刻獻上鐵證以示清白。

    「那你們都是以E-mail互相往來的?」

    「信箱,信箱在這里,密碼是這個,你可以現在檢查,上頭絕對沒有我和她的通信紀錄!」他馬上打開電腦。

    「沒見面、沒通電話也沒通信……嗯,老公,我相信你跟她真的沒什麼!」一一檢驗完畢,郝希望開恩的說。

    柯帛仁大大松了一口氣,還忍不住拿起面紙擦汗。真是嚇死他了!

    曲悠揚錯愕不已。不會吧?他竟然會懼內?!

    她的帛仁哥是個囂張、不可一世、不屑女人的男人,怎麼可能驚慌失措得像個小男人般,急急向老婆證明清白?

    他、他真的變了!逛成好男人了!

    天啊!一個跋扈的壞男人,居然被調教成一個安分怕老婆的好男人?

    她瞪著郝希望,就見她朝她抿抿嘴。

    「真是服了你,我們結婚都快三年了,你還沒死心啊?我老公有這麼迷人嗎?就這麼讓你忘不了?」

    她說這話時,柯帛仁冷汗又開始冒了,冒完心里又不滿了。她這話的意思是說他沒什麼魅力嘍?有點敢怒不敢言。

    「我、我喜歡的是以前的帛仁哥,我不知道他現在變得這麼的……好?」

    「好?你喜歡壞男人?」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對難以駕馭的男人特別著迷。」

    「喔?」郝希望有意的看了自己的男人一眼。「那現在他恐怕不符合你的期望了吧?」

    「嗯,好像是。」曲悠揚用著可惜的眼神看著柯帛仁。

    他臉色轉為難看。這什麼意思?他不僅沒魅力,也不吸引人了?

    「那很抱歉了,他不符合你的期望,卻是我心目中老公的最佳典範!」她笑了笑。

    曲悠揚不以為然的搖頭。「帛仁哥已經不再是我的菜了,不打擾,我走了!」她頭也不回的迅速走人。

    「這女人!」看著她的背影,柯帛仁氣得咒罵。

    「怎麼,舍不得?」郝希望冷著臉問。

    「不是啦,她走就走,干麼說我不是她的菜?我是一道菜嗎?什麼鬼比喻,污辱人!」他氣不過的說。

    「你是我的菜。」

    「呃……喔,那晚上你要上菜嗎?」

    「只要你將兩個小鬼搞定,半個小時內不哭鬧,我可以‘熱菜’半小時。」

    「真的?!」

    「你要做什麼?」

    「打電話給爸。」為了回答她,他暫時放下電話。

    「做什麼?」

    「我想我現在是‘冷凍食品’,需要久一點的熱菜時間,我想請爸幫我將寶寶們帶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

    「日本迪士尼。」

    「他們才一歲三個月,去迪士尼做什麼?」恐怕還不懂得怎麼玩吧?

    「我已經答應迪士尼公司讓這兩個小鬼當代言人,我要他們提早去拍宣傳照。」

    「什麼?你要讓寶寶自己去日本?」

    「有爸在。」

    「但是老爸沒辦法應付兩個!」

    「李阿姨可以。」

    「誰是李阿姨?喔,每天陪爸打太極拳的那個李阿姨?」

    「對,就是她。」

    「她為什麼……你是說,她與老爸兩個人正在交往?」

    「嗯哼。」

    「我的天啊,這件事我怎麼都不知道?奇了,你又怎麼會知道?」

    「我們都是男人,男人間的談話,你這個女人是插不上口的。」

    「……所以那個李阿姨會跟老爸一起去日本?」

    「沒錯。」

    「他們有結婚的打算嗎?」

    「有,計畫明年。」

    「老爸連這都告訴你了?」

    「當然,我是他女婿!」

    「但我是他女兒,他怎麼可以不告訴我?!」

    柯帛仁聳肩。「有時候女婿比女兒貼心。」

    「你!算了,老爸能找到第二春,獲得幸福最重要,我祝福他,但那個李阿姨有帶小涪的經驗嗎?我擔心──」

    「李阿姨五十多歲,生過五個孩子,帶過七個孫子,帶兩個寶寶去日本沒問題的。」

    奧希望愕然。「你早就打听好了?」

    「嗯。」他可得意的咧。

    「你就是因為這樣,才答應讓寶寶們當迪上尼代言人?」

    「聰明。」

    她搖搖頭。「那不知道你有沒有打听清楚,迪士尼找代言人通常都是親子同樂的,他們要寶寶也要母親,這件事你應該知道吧?」

    「啊?」他臉色大變,火速翻著擱在桌上的合約──

    「老公,想‘熱菜’,看你是要跟我們一起去日本,還是要等我們拍完照回來找時間再熱,看你嘍?」

    柯帛仁面如死灰。精心的安排原來是一場空,到頭來還是要跟兩個小鬼一起搶女人,他恨哪!

    老婆、小鬼,他這輩子算是栽在他們手里了!

    可惡!

    【全書完】

    ◆欲知柯帛仁與郝希望的愛情是如何開始的,請看淺草茉莉花園系列884《嗆愛無敵之女佣萬萬歲》

    嗆愛無敵

    看完了吧!蓋呵,看完這套書應該覺得輕松有趣吧,其實淺草茉莉也想多寫一些輕松愉快的題材哩,因為輕松的東西反而比較容易寫耶,不會整天揪著心的敲著鍵盤,每敲一個字,心就憋一下,然後憋來憋去……就拖慢了打字的速度,也延遲了我交稿的時間,更阻礙了我與大家見面的日期。

    所以嘍,輕松小品,你們讀得開心,淺草茉莉也寫得自在,皆大歡喜,嘿嘿……最重要的是,不會被罵!

    《闇帝的眷寵》是個悲劇,><……淺草茉莉也感到很悲情啊,但不是為了劇中人物感到悲情,而是在為自己叫屈啦,這套書害我被網友罵慘了,什麼狠心的作者啦、沒人性啦,欺騙讀者的感情啦,全都出籠了,嗚嗚……人家……人家已經盡量在彌補了啦!

    這套書之後,就緊接著要出「純純之水」之《闇帝的眷寵》續集,也就是公孫謀與鴛純水兩人愛的結晶──公孫謹的故事。淺草茉莉秉持著先前的諾言,絕對不會做出傷害公孫謹的事,這套書我有做到喔,所以各位看倌們不要怕,放心、放膽的給他看,絕對不會踩到「地雷」的!(相信我得永生……阿們!)

    炳哈哈,新書預告完後,針對「嗆愛無敵」,淺草茉莉最後要在這里鼓勵所有相愛、敢愛的男女,不要管什麼地位、身分甚至角色、性別的問題就輕易退縮喔,愛是無敵的,敢「嗆」就會贏,嗆愛無敵啦,加油!加油!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