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一見鐘情的禍水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一見鐘情的禍水 第十章

作者︰淺草茉莉

    「緊急消息由台灣傳出,商業鉅子蘇采棠身染重病,全球股市陷入空前震蕩,損失在三天中已累積超過美金兆元以上,全球各地的金融市場撫鴻遍野,各國的總統及財政總長都相繼跳出來信心喊話,以穩定——」

    「艾曼達集團總裁蘇采棠目前病況未明,德國方面已片面宣布他病逝的消息,全國股市又再度重挫——」

    「總裁生死末卜,艾曼達集團並未出面闢謠,蘇采棠本人也行蹤不明,集團搖搖欲墜,全球金融市場因而亂成一團。」

    喬小綠拼命轉著手中的遙控器,各家電視台都用頭條新聞來報導此事。

    「怎麼會?他怎麼可能會突然生病?!」她愕然不已。

    她霍地由沙發站起來;太突然了,不可能的!

    抓起話筒按下一組熟悉的號碼,按到第五個數字時她又慌張的將話筒掛回去。不行,她得立刻回台灣一趟!

    街回房里,翻箱倒櫃終于翻出了護照。

    六神無主的胡亂抓了幾件衣物往旅行袋里塞,她抓著袋子就沖向大門,可在扭動門把的那一剎那,她頓住了。

    她能回去嗎?好不容易逃避到澳門來,再回去可以嗎?

    她答應爺爺不再見他,就算回去了,也無法見他啊……

    旅行袋砰的一聲由她手中滑落,碩大的淚珠跟著滴下,握著門把的手沉重到她幾乎握不住,怎麼也無法使出力氣轉開,她開始不住地低聲啜泣,一聲一淚,漫無休止,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bbscn***

    「你怎能這麼做?!你想毀了艾曼達、毀了蘇家、毀了我嗎?」蘇民宗對著孫子怒不可遏的咆哮。

    蘇采棠坐在桌前,瞪視著前方,置若罔聞。

    「你究竟想怎麼樣?!」蘇民宗看見他一副冷漠不在乎的樣子,心都涼了,痛心的問。

    「這個問題爺爺還需要問嗎?」他衣著凌亂,兩眼布滿血絲,臉上的胡碴也多日未刮,憔悴落拓的模樣前所末見。

    「你連自己都想毀了?」這是他那耀眼驕傲的孫子嗎?蘇民宗幾乎要認不出來了。

    「沒錯。」他竟回答得相當干脆。

    「你!」蘇民宗氣結。「就算你想毀了自己,也得把公司給我救回來,我要你公開露面闢謠,證明你好端端的沒病,更沒死!」蘇民宗怒火中燒的說,想不到這小子會放出自己染病的消息,企圖弄垮艾曼達,這小子瘋了,什麼都不在乎了!

    「誰說我沒病?我確實病得很重,重到幾乎不能正常生活,你應該看得出來才是。」他冷冷的說。

    自從綠綠走後,他沒有一天能夠安然入睡,他無心工作,更無心活下去!

    「你!該,你這不肖子孫如果想看我死,就放任公司垮吧,等艾曼達真的垮掉的那一天,就是我死的一天、」蘇民宗說完怒極的甩門離去。

    蘇采棠緊繃著臉龐,一股深深的疲倦感襲來,讓他闔上了雙眸,他不想傷害爺爺,但是他沒有辦法,失去了綠綠等于失去了世界,如果他所擁有的一切阻礙了他的幸福,那麼,他寧可放棄一切,只求她回到他身邊。

    ******bbscn***

    「小綠,你到底跑哪去了,你知道蘇采棠找你找瘋了嗎?!」咖啡廳里,小梅一看見好友後立即生氣的數落。

    「你沒有告訴他我約你見面的事吧?」喬小綠馬上緊張的問。

    「沒有,你要我別說的不是嗎?」小梅看著她消瘦不少的容貌,覺得心疼。

    她吁了—口氣。「嗯,謝謝你。」

    「你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一聲不響就消失了?」她不滿的追問。

    「我……」她為難的不知該從何說起。

    「你到底怎麼了?你不是與蘇采棠去一趟法國回來後就修成正果要結婚了?你這樣突然消失成了落跑新娘,你知不知道蘇采棠他——」

    「他怎麼了?」喬小綠立刻張大眼,心急的問。

    「你沒看新聞嗎?全世界都在報導艾曼達集團總裁病危的消息——」

    「這件事是真的嗎?」等不及小梅說完,她急著追問。

    「應該是真的吧,不然都這麼多天了,他都沒有出來澄清,放任公司無止境的損失,再這麼下去,龐大的艾曼達帝國可能真的會瓦解。」

    「啊!」喬小綠一副受到打擊的摸樣。

    它無法克制地全身戰栗起來。他真出事了,他真出事了……

    「小綠,你先別擔心,也許是外界的誤傳,你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看見她心亂如麻幾乎要昏倒的模樣,小梅趕緊勸她。

    「我……」她慌亂地喘息著。「小梅,我今天找你來就是想請你幫忙。」

    「我能幫什麼忙?」小梅訝異的問。

    「替我去一趟蘇家,我想知道他到底怎麼了,真的出事了嗎?」她抓苦小梅的手,六神無主的說。

    「那里是你家,你怎麼不自己回去一趟,況且他如果出事了,最想見到的應該是你吧?」小梅莫名其妙的看著她。

    「那里已經不是我的家了,因為我……我答應過爺爺……」她說出了自己處境。

    「什麼,爺爺竟然這麼對你?!」听完她的話後,小梅氣憤得很。

    「爺爺……也是不得已的,艾曼達不能沒有繼承人。」她落寞的說。

    「可是這也不是你願意的,他該要諒解才是,而且他疼了你這麼多年,難道都是疼假的?」

    「不,我相信爺爺是真心疼我的,只是我配不上蘇大哥……」

    「夠了,既然爺爺這麼對你,你又何必關心他孫子的死活……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個死心眼的人,如果沒有確定蘇采棠的死活,你是不會安心的,我替你走一趟就是了。」小梅說的氣呼呼之際,看見她泫然欲泣的神情,立即投降的嘆了口氣。

    「謝謝你……」話還沒說完,喬小綠眼淚已滾滾而下了。

    小梅既無奈又心疼,實在不知該拿這對苦情愛侶怎麼辦才好?

    ******bbscn***

    「你沒事吧?」陽光燦爛,小梅小心的端詳著躺在躺椅上的人,心驚的看見他燦爛的神采蕩然無存,整個人跟小綠一樣消瘦不少。

    這兩個人果然是一對苦命鴛鴦。

    「不好。」蘇采棠只吐出了兩個字。

    「你該不會真的得了絕癥吧?」這也太突然了。

    說實在的,她不太信。

    「身體上的絕癥沒有,心理上的有。」他苦笑。

    「唉!」她听得懂他的話,不由得嘆起氣來,原本來這里前多少有些氣怨他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讓小綠這麼委屈的走避,但現在看到他這副情傷的模樣,任何埋怨的話都說不出口了,顯然他的日子下北小綠好過。

    「謝謝你專程來探望我。」雖然憔悴,他還早保有禮貌?

    「這是我的榮幸吧?听說你不見任何人,會願意見我,真讓我很訝異。」

    他勉強扯動嘴角,「你是綠綠的明友……說不定你會帶來綠綠的消息……」他極度期盼的望向她、

    小梅心虛的吞了口口水;「沒有,我還是沒有小綠的消息。」

    「是嗎?」他表情明顯的浮現失望,眼神又變得黯淡無光。

    她見了實在不忍,又答應某人不能說什麼,可話放在心里,十分痛苦。「呃……我說蘇先生,既然你沒有得到絕癥,干麼不出來澄清一下?你公司都要倒了耶!」她忍不住問。

    「何必澄清,如果倒了能讓綠綠沒有負擔的回到我身邊,那就讓它倒吧!」蘇采棠無所謂的說。

    「如果艾曼達真的倒了,爺爺就更不能接受小綠了,她會沒有負擔才怪!」

    他眼楮微眯,「你知道綠綠為什麼消失?」

    「呃……不太清楚,我猜的啦,哎啊,我只是關心你所以過來探望,既然你死不了,我就先回去了。」差點露餡了。說完她連頭也沒回就溜了。

    蘇采棠緩緩睜大黯沉的眼眸。「志鵬。」

    「蘇先生。」海志鵬由陰暗處走出。

    「她出現了。」

    「是,我會盯緊梅小姐,喬小姐一出現我會立即通知您。」

    「謝謝你,但是請你暫時別驚動她。」他目光亮下亮,全身血液似乎又開始流動了。

    ******bbscn***

    「太好了,他沒生病。」喬小綠松了一口氣,蒼白的臉龐終于有了血色。」嗯,不過他臉色不好,就跟你一樣憔悴。」小梅無奈的說。

    「是嗎……」她的胸口又是一陣心痛的緊縮。

    他果然也過得不好……

    「艾曼達集團因為陷入總栽病危的危機里,目前的損失已難以估計,不少員工憂心飯碗不保,在日本出現了街頭暴動,在紐約甚至有一名男子承受不了投資破產的壓力跳樓身亡,馬尼拉也有家庭企圖自殺被救——」電視新聞又傳來最新消息。

    喬小綠神情慌張。「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小侮皺著眉,嘆口氣。「他說他想搞垮艾曼達,」

    她瞪著好友。「他瘋了?」

    「是啊,他為了你瘋了!」小梅感嘆的搖頭。

    「他……」

    「不過也許他有理智得很,事業垮了,爺爺就找不到理由說艾曼達需要繼承人之類的話拒絕接受你了。」

    「不,不能這樣,他有責任的,他怎能這麼自私不管其他人的死活?再這樣下去會天下大亂了!」

    「可是你要他怎麼辦?你再不出現,我想他真會生病,到時候還不是一樣會天下大亂,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你!」

    「人家說的是事實嘛!」

    「你不要胡說!」

    「我哪有胡說,人家說紅顏禍水說得一點都沒錯,我想大概沒有人會猜到這次金融風暴的起因竟是一個女人,你一個人真是害死大家了,破壞力此一顆原子彈還猛!」小梅嘖嘖稱奇的說。

    「小梅!」都什麼時候了,小梅還有心情消遣她!

    「好嘛,那你說,現在該怎麼辦?怎麼收拾殘局?」

    「我……我也不知道」她的心亂成一團。

    「你真不願意去見他?只要你出面,相信事情立刻就能平息。」

    「可是我……答應過爺爺……」喬小綠絞著手,不安的低下頭。

    「那就沒辦法了,你就繼續當你的禍水讓天下大亂吧!」

    ******bbscn***

    「台灣區數十萬名受艾曼達風暴影響的員工,今晨爆發大型的街頭抗議,抗議集團總裁不出面澄清生死之謎,放任集團敗壞,一名員工竟當眾要引火自焚,幸虧及時遭到制止——」

    「啪」一聲,喬小綠關掉電視,心里七上八下的無法平復。

    事情越來越嚴重了,他真的想毀了艾曼達。

    懊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

    小梅說得對,她是禍水,都是她害了大家,但是她也不想啊,卻不知該怎麼解決這件事……

    她極度心慌意亂,此時傳來了電鈴聲,讓她驚嚇得跳了起來。

    是小梅嗎?她起身開門。「爺爺!」開門後她驚愕的呆住了。

    蘇民宗看了她一眼後,逕自走進房子里坐下。

    「爺爺……」她囁嚅的跟著走至他面前。

    爺爺怎麼會來呢?

    蘇民宗先是對著她嘆了一聲,接著無力地搖搖頭。「小綠,爺爺是否錯了?」

    她也搖頭,不知該如何搭話。

    「你回來吧,回來平息這場風波吧!」他突然敲著拐杖說。

    「您要我回去?」她驚訝的看著老人。

    「沒錯。」

    「爺爺,您——」她綻出驚喜的表情。

    「等事情平息後,你再離開。」他嚴肅著臉立即又說。

    喬小綠臉上的驚喜瞬間僵住。「您……」

    「抱歉,我也不想這麼對你,但是我沒想到那渾小子會搞出病危這一套,他想氣死我,我沒辦法只好先依他,等事情平息後我會想辦法讓你再消失的,至于你的幫忙,爺爺會補償你,紐約華爾街上一棟三十層樓的金融大樓就送給你吧!」

    「爺爺。」她忍不住制止的喊出。

    「小綠?」他看向她柔順的臉龐泛起憤怒的紅暈。

    她深吸幾口氣後才能情緒平穩的開口說話。「爺爺,我願意幫助您平息艾曼達的危機,但我不要您的任何補償,我只是擔心,就算平息了這次事件,我如果再次消失,蘇大哥他是不是又會——

    「這個你放心,這回我會安排妥當,只要讓你出個‘車禍’徹底消失,他就會認命了。」他殘忍的說。

    「啊!」她心驚。

    「小綠,請你可憐可憐爺爺,只要你肯幫忙,爺爺願意——」

    「夠了,爺爺!如果您對我還有一絲情分,就不要再拿錢來污辱我!」她克制住怒火,不讓自己失控的對爺爺大吼。

    「我……唉,對不起,爺爺知道自己太過分了,我只是……只是急壞了。」他垂下布滿皺紋的臉,憂心歉意的嘆氣。

    「我知道……」

    「你願意幫爺爺的忙嗎?」他懇求的問。

    明知殘忍,他仍執意這麼做。

    「為了艾曼達,為了挽救全球的金融危機,我願意這麼做。」喬小綠義無反顧的說,雖然知道回去是一種欺騙,但她別無選擇。

    蘇民宗動容的看著她。他是汗顏的,也深知自己對不起她,但是不這麼做,還有什麼其他的辦法呢?

    ******bbscn***

    「你回來了。」蘇采棠對著面前的女人露出迷人的笑容,就像她只是出去旅行一趟回來般。

    他一如平常的上前擁抱她,但只有喬小綠知道,擁抱她的手臂是顫抖的,他有些激動,除了她沒有人看得出來。

    「蘇大哥。」她在他的懷里有些惴惴不安。

    「回來就好,什麼都不用多說。」他依舊笑得溫暖。

    「……好。」她柔順的說,也確實不知該說些什麼。

    但是,下午他就摟著她出現在各家媒體上。

    他震撼力十足的宣布他已經結扎,不打算擁有孩子,以後的艾曼達集團將采經理人制。

    爺爺當場 倒送醫。

    所有媒體亂成一團,一波剛平、一波又起,股市又將如何震蕩,無人可以預知。

    喬小綠盯著眼前笑得難解的男人,他的笑容她一輩子也看不膩,尤其他今天的笑讓她感動又悲傷得想哭。

    「為什麼這麼做?」

    「我只要你。」

    「但也不需要——」

    「我知道是爺爺找你回來的,不這麼做爺爺不會死心,我不要再次失去你。」他抱緊她,所有的酸苦情緒在瞬間爆發。

    她咬著唇,晶瑩的淚洶涌的滾下。「可是你這麼做對爺爺太殘忍了。」

    「他終有一天會諒解的。」

    「就算爺爺諒解了,蘇家無繼承人,艾曼達又會變成怎樣?」她已經不敢想像後果了。

    「不會有事的。」他肯定的說。

    「為什麼你這麼有自信?」

    「因為我早做了安排,就在你受傷之後。」

    「我十三歲時,十年前?」

    「沒錯,從那時候我就預料到有天要面對今天的風暴。」

    「你——」她只能拉緊心弦,一句話也說不來。這男人對她真的太好了,好到她無以為報,好到她連悲傷都覺得幸福。

    「別覺得對我愧疚,我心甘情願的。」他溫柔的吻去她的淚痕。

    「但是我不能看艾曼達毀滅,爺爺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們的。」

    「你知道紐特集團嗎?」他柔聲的問。」嗯,它是由美國希爾頓家族領導的集團,听說它的規模與影響力不輸艾曼達,總裁艾蒙,希爾頓更是在業界以能力出眾聞名……你怎麼會問起這個集團?」

    「我打算將兩個集團合並成一個更龐大的新商業集團。」

    「啊,如果兩個這麼大的集團結合,那全球的金融不都將控制在你們手中了。」喬小綠驚呼道。

    「這就是利好,待會艾蒙就會宣布這個消息,並宣布新集團將以有能力的人擔任總裁,以大家對艾蒙領導能力的信任,艾曼達的危機將會獲得解除?」

    「可是你不就讓出了主導權?」

    蘇采棠笑了笑。「我從九年前就持續與艾蒙聯絡,甚至每年固定出國與他會面兩次,而他也會定期走訪台灣,這幾年我們已經逐步敲定未來的合作機制,與他也建立了如兄弟般的情誼。

    「他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也衷心的祝福並且想幫助我。綠綠,這些年我工作得夠辛苦了,我們所承受的壓力也夠多了,賺錢的事就交給艾蒙吧,我想犒賞自己帶著你四處旅行,過著輕松的生活,只有我們兩個人的生活。」

    「你早就這麼打算了?」她吃驚不已。」嗯。」

    「不,我不答應,我不能讓爺爺傷心,他如果知道你將艾曼達丟給別人,他會不能承受的。」

    「我也不想這麼做,可是我真的累了,自從父母車禍過世後,我知道爺爺對我的期望有多高,所以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討他歡心。

    「他是我唯一的親人,傷害他我也心如刀割,但是我真的不想回到還沒遇見你之前,獨自一人坐在公園的那種孤單空寂的生活,我真的好怕,沒有人曾在我的臉上看到懼怕,因為我的笑容是最好的偽裝,偽裝到連我都幾乎忘了自己的真實感受……」他難受得皺起眉,雙拳緊握到發疼。

    「我不知道你竟然過得這麼痛苦……」喬小綠不舍的抱住他。

    「所以,讓我任性這麼一次吧?」

    她看著他,心是痛的,卻不得不搖頭。「抱歉,我還是不能讓你這麼做,你必須阻止艾蒙宣布這件事。」

    「為什麼?」他愕然。難道她不想擺脫這一切,跟著他雙宿雙飛?

    她忍著心痛。「爺爺說得對,你不能逃避責任,也許這就是你的、也是我們的命運,你不能將艾曼達交出去,我們已經這麼不孝了,不能再這樣對待他老人家。」

    「你不贊成?」

    「我……是禍水,竟然讓你為了我做出這麼瘋狂的事,甚至還去結扎,我沒有臉見爺爺,我該去向他請罪,當年我不該出現,更不該跟你回家,我成了爺爺的惡夢,枉費他疼了我這麼多年,我該死——」喬小綠自責不已。

    「該死的人是我!」

    「爺爺?!」她驚呼,發現蘇民宗不知何時竟然已站在門邊。

    蘇采棠也是一愕。

    蘇民宗走到她面前,一臉的感動又懊悔。「小綠,是爺爺錯了,你真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好女孩,是爺爺不好,爺爺根本是個自私又頑固的老頭。」

    「爺爺,您……」被他突來的話嚇到,她不知該如何回應。

    「你們剛才的話我都听到了,現在我才知道我給了采棠多大的壓力,這幾年他有多不快樂。」他看向孫子。「原來在你驕傲的笑容下,竟是生活得這麼壓抑,爺爺對不起你。」他的老眼濕濡,聲音哽咽了起來。

    「爺爺……」見他傷心的模樣,蘇采棠跪下了。「請您原諒我吧!」

    喬小綠也跪下了。「不,爺爺,都是我的錯,是我讓他變得這麼不顧一切,我會消失的,我會遵守約定消失的,您原諒他吧!」她含淚磕頭的懇求。

    蘇民宗阻止她繼續磕頭傷了自己,「孩子,他為了你都肯結扎丁,可見他有多愛你,爺爺也看破了,就算你真的‘消失’在這世上,我想我也只能等著失去這個孫子了。去吧,去做你們想做的事,爺爺不會再阻止你們了。」他老淚縱橫的說。

    「但是艾曼達……」

    「艾曼達還是屬于我們蘇家的,只是換個人來幫我們賺錢罷了,沒什麼不好。」

    「您真的同意?」」嗯,我想這是最好的安排了,讓我的孫子快樂,讓我喜愛的小女孩有個好歸宿,讓事業用部同的方法延續下去,我早想開了,也不會造成這麼多的事,老糊涂的我才是真正需要請求你們原諒的人。」

    「爺爺……」喬小綠站起身,抱著老人喜極而泣。

    「爺爺,謝謝您。」蘇采棠也紅了眼眶。

    ******bbscn***

    蘇采棠注視著水亮寶石中燦爛的一點紅。「水之火?!」

    「嗯。」身著純白新娘禮服的喬小綠笑得一臉幸福,而依舊璀璨奪目的「水之火」被瓖在皇冠上,戴在她的頭上。「美嗎?」

    「很美,就跟你一樣美。」他笑得無比俊雅,臉上出現的是安心的神情。

    「你不問問我,這顆鑽石怎麼會出現?」

    他搖搖頭。「蘇家的東西遲早要回歸蘇家,更何況它一直都待在蘇家,從沒離開過。」

    「你早知道它一直在我手上沒遺失過?!」她一臉訝異。

    「是啊,你只是在破壞了它後,氣憤的將它藏起來了。」

    「那你為什還要出五十億想尋回它?」

    「我想尋回的不是它,而是你,」

    「啊?」

    「傻女孩,你還不懂嗎?你才是我最珍貴的寶石,五十億只是一個數字,而你是無價的,五十億只不過是想讓你知道我有多麼重視你,我渴望找回你的自信,現在看到你願意拿出這顆已有殘缺的寶石,我安心了。」

    「安心?」

    「是啊,我一直在等待你真正解除心理的障礙,唯有這顆寶石見光,才是我真正可以放心的時候,因為那代表你已走出束縛,我終于找回十三歲以前那個滿鼻子雀斑的大眼女孩了,」他笑得溫柔。

    「蘇大哥,我、我愛你!」

    喬小綠激動得一把擁住他,哭得浙瀝嘩啦的,讓他心疼不已,就要進禮堂了,可現在新娘子的妝全花了,恐怕得延遲進禮堂的時間了,但是他不在乎,只要是她,他願意站在教堂前等她一輩子……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