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淺草茉莉 > 男奸女賊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男奸女賊 第十章

作者︰淺草茉莉

    「太子,我覺得不對勁,往常皇上對你的安危很是擔憂,幾乎三日一旨,但這會朝廷已經連續十天沒有任何消息傳來,連這個月的軍糧也沒有到,雖說軍糧當初咱們離京時已帶足兩個月使用,但是轉眼咱們已待上一個半月了,雖然勝利在即,或許幾天後便可追緝到蒙古軍主帥的蹤跡,但是朝廷答應再補充給咱們的支援軍糧也該到了,怎麼一點消息也沒有,會不會出事了?」秦中英憂心忡仲的猜測。

    「有可能。」姚常焰也是一臉沉思。

    「可惜我們遠在蒙古,無法探知京城現況,不如我寫信回去,問問我爹狀況,他身為朝廷重臣,應該會知道一些事。」坐在他身邊的柳如松提議。

    「嗯,也只能這麼做了。」姚常焰眉頭深鎖。他怕的是臻妃母子真做出什麼事來,傷及父皇。

    但是信都還來不及寫,就有人來報。

    「你說的是真的,來的人是我二妹柳如風?」柳如松不可置信的再次問向前來通報的士兵。

    「沒錯,這位姑娘是這麼說的,而且她還帶來了大批糧草,以及兄弟們所需的御寒衣物。」士兵一並說。

    「是嗎?太好了!」她喜出望外的瞧向同樣吃驚的夫君。「快請她進來。」

    「是。」士兵領命而去,過不久柳如風就掀簾而入,兩姊妹相見,她先是驚訝大姊的短發,但柳如松則是含糊帶過,接著兩人便相擁而泣。

    姚常焰與秦中英兩人相視而笑。女人!

    等她們哭笑夠了,姚常焰才問出疑惑,「風兒,你怎麼會親自押送軍糧而來?這是該由兵部派人才對,怎麼由你一個女流艱困運來?」

    柳如風抹了抹眼淚後道︰「兵部不會派人運糧來了,這批糧草是爹要我押送來的。」

    「爹要你送來的?」柳如松也是一驚。

    「沒錯,朝廷出事了,兵部又不肯派人運糧來,爹怕你們受困蒙古,所以私自用了要給姊姊的嫁妝錢,買了十萬兩糧草,八萬兩的御寒衣物以及讓我帶著現銀七十萬兩,要我連夜運來為你們補足。」柳如風一口氣說完。

    「這加起來不就足足有八十八萬兩,這是嫁妝?」一旁的秦中英傻眼。這筆錢相當國庫的十分之一了。

    「不只這樣,爹說了,還有三十萬兩由他先幫大姊存著,以防太子姊夫不愛她時,留著讓她傍身用。」說到後頭,她愈說愈小聲。

    柳如松聞言暗笑。這個爹呀,真是疼她疼過頭了。

    秦中英則是听到下巴要掉下來了。還有三十萬兩!這柳大人是私庫通國庫嗎?

    「松兒,看來這些年你為你爹掙了不少錢,也為自己存了不少嫁妝啊?」心知肚明柳忠賢賺錢有方,但點子全出于他心愛的妻子身上,姚常焰無奈的搖首苦笑。

    「這叫做未雨綢繆,瞧,這會不就派上用場了?」她大言不慚的嘻笑。

    他更是低笑,無話可說。

    「唉,罷了。風兒,你說朝廷出事,是出了什麼事?」他正色的問。

    「嗯,其實爹怕你們擔心,還考慮著要不要說,畢竟你們遠在蒙古,一時之間遠水也救不了近火,又怕耽誤了戰事,想等你們打勝戰後回朝再解決,但我覺得事關重大,還是先說的好。」

    「那就快說啊。」柳如松愈听愈急,連其它兩個男人也跟著變了臉色。

    「好,我這就說,你別急,臻妃與三皇子他們聯手叛變了。」柳如風說出驚人之語。

    「什麼?」他們大驚。

    「你們听了要冷靜,先前不是傳回太子與大姊在蒙古失蹤的消息嗎?皇上得知後當場倒下,臻妃他們立即藉機把持朝政,首先就是不許兵部支持你們,再來又將生病的皇上囚禁于深宮,逼皇上廢太子,改立三皇子繼承,皇上不允,與他們在宮中對峙,這事已發生十多天了,朝中只有少數幾個大臣知道發生宮變,但是全都束手無策,太子又遠在蒙古。

    「據悉,蒙古人似有與臻妃串合的傾向,爹得知後,立即要我先送糧來,再催你們速速回朝,但是又怕你們擔心,要我只要急催,不要告訴你們實情,但是事情逼急了,還是得說。」柳如風正色道。

    「這可惡的母子!」柳如松拍案大怒。

    「他們還真能把握機會趁人之危啊,這也就是我一直擔心的事。」姚常焰早已算到他們可能會這麼做,但是還是晚一步沒能趕回去阻止他們傷害父皇。

    「現在該怎麼辦?」秦中英听到消息也慌了手腳。說得沒錯,遠水確實救不了近火,他們此刻若沒逮到蒙古主帥就收兵回朝,等于放虎歸山,先前的努力就都白費,若放棄一切趕回京城,數十萬大軍行動緩慢,等回朝時說不定已回天乏術,讓臻妃奸計得逞。走也不是,下走也不是,這下他們真陷入進退兩難的地步了。

    「我有一個辦法。」柳如松忽地說。

    「什麼辦法?」秦中英急切的問。

    自從奇岩寺一役,他對她已佩服得五體投地,再無一絲小覷。

    「夫君,你先獨自快馬趕回京城,只要你一出現,相信朝中那些搖崗不定的大臣一定不敢有所行動,而你神不知鬼不覺潛進宮去,務必先保護皇上周全,至于我們則繼續留在蒙古,直到剿滅最後一支蒙古兵後就立刻趕回去接應你,里應外合,好平息這場宮變。」她有條有理的說。

    「好主意……不過,軍營里一定有臻妃的眼線,太子只要一離開這里,相信臻妃一定立刻有所警覺,要溜進宮救人恐怕不容易。」柳如風攤著手,覺得不妥。

    柳如松露出一抹奸巧的笑靨。「如果我們不讓人家發現他不在軍營里呢?」

    「這可能嗎?太子雖然這陣子因傷很少出現在兄弟們面前,但是他經常召見其它部屬商討軍情,若他連續幾天不見,定會遭到起疑的。」秦中英搖頭道。

    她嬌笑地走向自己的夫君,風情萬種地趴在他胸口。「若是奴家我夜夜由帳內發出嬌喘聲,你們說,有用嗎?」

    「……」

    ☆☆☆wwwnet☆☆☆4yt獨家OCR☆☆☆wwwnet☆☆☆

    「老二,是你!」臻妃大驚失色,沒想到會在自己的寢宮里見到這不速之客。

    他不是該在蒙古帶兵的嗎?

    姚常焰哼笑著。「怎麼?見到我這麼驚訝?」他橫倚于窗沿,語氣輕松,態度嘲謔。

    她驚覺他有些不一樣,無論個性或說話的語調,皆不像那個儒雅拘謹,有著君子風度的姚常焰,偏偏他的長相如假包換就是當今太子。

    臻妃既心驚也警覺。「太子,你何時回京的,怎麼都沒有通知你父皇一聲?」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著實讓她措手不及。

    「我通知了。」他還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通知了?你見過你父皇了?」她驚跳起身。

    「當然,我一回來當然即刻就得拜見父皇,這是身為人臣、人子該有的禮貌,不是嗎?」他笑得深沉。

    「你知道了?」她驚慌的問。他一定是知道宮變才快馬趕回,但速度也太快了吧,她明明听聞他夜夜與妃子尋歡作樂到天明,以致日日無法晨起議事不是嗎?

    他宛若鬼魅的扯動嘴角。「你與三弟做得這麼轟轟烈烈,我又怎能置身度外?況且你們要對付的人不是我嗎?」

    「你、你一個人回來的嗎?」

    「是啊,若是帶著幾十萬大軍同行,能這麼星火趕回嗎?」他瞧穿她眼里的算計。

    她立時面露喜色。太好了,就他一個,既無大軍追隨,她就無可懼怕!

    「哼,既然你自己回來送死,就別怪我心狠手辣,先殺了你再誅殺皇上,明日早朝就讓逃鄔登基。」她猛地發狠。

    「臻妃,你好狠毒的心,枉費朕對你疼若至寶,你竟要殺了朕!」只見皇上由太監扶著出現。

    「皇上?你不是在床上躺著動不了嗎?怎麼?」她驚叫。

    「哼,朕不是動不了,而是教你派來軟禁監視朕的人給氣得不願下床。」皇上怒說︰「要不是太子趕來救駕,朕大概會教你監禁到死吧!但這會你連活路也不給朕,夫妻至此,恩斷義絕了吧?」皇上痛心疾首的捶胸頓足。晚年遭此惡耗,讓他整個人瞬間蒼老不少。

    「我……我也是不得已的……誰教你堅持不肯立逃鄔為太子,他也是你的皇子啊,為什麼你如此偏心獨寵老二?」她忿忿不平。

    「三皇兒有什麼才能你自己最清楚,除了貪好色酒他還會什麼?你要朕立他為太子,是要朕拿皇朝開玩笑嗎?朕又怎麼對得起先皇祖宗?」

    「我不管,說這些都太遲了,你澆熄不了我的野心的,我要逃鄔登基,我要他成為當今皇上,獨尊天下。」她已經瘋了,教野心給燻瘋了。

    「你做得到嗎?」姚常焰譏問。

    「只要你與皇上都升天,自然就做到了。」她一臉陰狠,真要弒君殺太子。

    「要我與皇上都升天,你好大的口氣。」他依然不疾不徐。

    「來人啊!」她立刻大叫,四周即刻涌上大批御林軍,她得意的笑。「將他們給我拿下。」她驕傲的下令。

    半晌,卻見御林軍仍然不動,她的笑容才倏地消失。「你們動手啊?怎麼不動手,沒听到我的命令嗎?」這些可是她一手訓練出來的人馬,不可能會背叛她的。

    「娘娘,這些人只听命于我,他們表面上服從你,實際上是我安排在你身邊的兵馬,會這麼做,當初怕的就是會發生這樣的事。」姚常焰笑著告訴她事實。

    「什麼?!」臻妃瞠目。他心機居然如此深沉,狡詐得不像他平日所偽裝的清廉無私與正直。

    這個工于心計的家伙,她被他給騙了!

    「你!你別得意,我還有逃鄔,他也手握京畿重兵,會殺進宮來救我的。」

    「哈哈哈,是嗎?我已通知三弟娘娘有危險,要他立即進宮救人,算算時辰,也該來了吧。」

    「你主動通知逃鄔進宮?為什麼,你打什麼主意?」她心驚疑竇。

    「我打著一舉殲滅的主意。」他可不想讓膽小怕事的老三事後溜走。

    臻妃見他胸有成竹,不由得由腳底發寒。此時,她反而不希望兒子帶兵趕來救她了。

    但顯然天不從她願,只見姚常天氣急敗壞地持著一把拿都拿不穩的長劍,帶著大批人馬直闖寢殿。

    一見姚常焰居然出現在此,他嚇得寶劍落地。「你你……你怎麼……」他嚇得連一句話都說不全。

    「我怎麼在這里?不是應該還在蒙古殺敵的是嗎?」姚常焰替他說完,笑容滿是譏誚。

    「對。」他竟然呆呆的點頭。「你回來,那大軍也跟著回來了?」他問著與他母親相同的話。

    「不,只有一部分回來,其余的還留在蒙古剿滅最後一支敵軍,相信隨後也會趕回。」說話的竟是秦中英,他也回來了。

    「你也在這里?那在蒙古的軍隊誰在帶領?」姚常天大驚的問。

    「當然是我的愛妃了。」姚常焰驕傲的道。知道中英出現,一定是她怕他在京城兵力不夠,特意要中英帶人回來支持,她總是與他配合得天衣無縫,好個善體人意、神機妙算的聰明女人,他真是愛死她了!

    「女人帶兵?你在開玩笑!」姚常天不敢相信。他敢將幾十萬雄兵放心交給一個女人來帶,莫非他教她的美色給迷失了心智,瘋了不成?

    「哼。」姚常焰冷嗤。「她一個女人,聰明才智可抵足你十個豆腐腦袋,你連她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他譏笑道。

    「你!」不甘被辱,姚常天立即面河邡赤。

    「逃鄔,別跟他們羅唆了,叫你手下拿下他們,一個也不許讓他們逃了。」臻妃大叫。

    「是,母妃,來人啊,還不動手!」他一聲令下,兩軍即在宮廷內大戰。

    可大戰在秦中天帶回的五萬人馬加入後,戰況立即一面倒,轉眼姚常天帶來的人馬死的死,傷的傷,甚至還有許多懾于太子威儀的人陣前倒戈,一場宮變就在一個時辰後輕易平息。

    臻妃以及姚常天當夜便以攪亂朝綱、謀害天子、策動兵變等罪名,斬首示眾。

    十天後,柳如松持著蒙古主帥的人頭,領著大軍凱旋回朝,受到朝廷及皇上熱烈的歡迎。

    ☆☆☆wwwnet☆☆☆4yt獨家OCR☆☆☆wwwnet☆☆☆

    今日戶部尚書柳大人不過是續弦,整個柳府卻好不熱鬧,不僅其它五部尚書全到,王公貴族更是一個不少,各大小官員排排站,就連皇上都來旨敬賀。

    他今日如此風光,全歸功于他生了個艷冠群芳又聰明一等的好女兒,這個女兒現在貴為太子妃,不僅受獨寵,又為朝廷屢屢建功,甚至讓皇上封為皇朝唯一女將軍,這讓身為老父的他在朝廷里更上一層樓,變得人人巴結,一掃先前被控通敵賣國入獄時人人嗤之以鼻的窩囊氣。

    一名艷麗非常的女子依偎在丈夫懷里,瞧著始終讓她擔心的爹爹,見他此刻志得意滿、幸福洋溢的模樣,欣慰地緊緊牽著丈夫的手,有些激動。

    摟著愛妃,姚常焰何嘗不也同岳父一般幸福洋溢,只是……

    「大姊,你瞧,二姊與秦大人,他們……是不是對上了?」柳如柏挨近她,指著一對正低首喁喁的儷人。

    她注意很久了,他們兩個人從蒙古一道回來後就聯系往來不斷,這會二姊更是將賓客拋在一邊,與他交頭接耳,好不親密,這不是對上了是什麼?

    柳如松夫妻倆相視一眼,更是有默契的挑眉。「沒錯,他們對上了!」兩人哈哈大笑。

    這下好了,連二妹都找到幸福,她總算可以放心,再下來就剩鬼靈精的小妹如柏了。柳如松計算地睇向小妹。

    柳如柏雖然膽小,但是可精明的,一轉眼便溜得不見人影。

    ☆☆☆wwwnet☆☆☆4yt獨家OCR☆☆☆wwwnet☆☆☆

    是夜,燭影搖胳,輕紗飄揚,床上一雙儷影卻無進一步動作。

    「你……真的不介意……」柳如松難得緊張的問。

    聞言,姚常焰無限愛憐地在她額上印下一吻。

    「不介意什麼?我什麼都忘了。」說完便想褪去她一身紫緞華服。

    盡管有些感動,她仍是不願他有絲毫勉強。「如果只是因為歉疚,你大可不必……」話未說完,她張闔的嘴立時被一記熱吻封住。

    這番銷魂熱吻待續良久,久到她星眸半掩,幾近暈厥,他才呼吸紊亂的微微抬首。

    「我對你的情意,你竟稱之為歉疚?這是對我心意的質疑嗎?」他蹙著眉,像是有些受傷。

    「你明知我不是這個意思……」柳如松撇開頭,仍是有些微喘。

    伸手勾回她的下巴,他要她正視他永下退燒的依戀。「松兒,你听仔細了,獨寵你一人並非因當日之事,而是這輩子我早對他人再無興趣。我愛你,只愛你一個而已,別再亂想了好嗎?」姚常焰深情地直視著她的眼。

    她感動的闔上眸。

    他終究是說愛她了啊!專心的想著愛人,感受他在她身上施下的法術,她媚眼如絲地逸出一聲嬌吟。

    門內旖旎吟哦聲不斷,門外清風徐徐,順勢拂低稀疏樹影,好似在訴說長夜漫漫,還是小心提防些,別教池塘內不知羞的錦鯉給偷窺了去滿室春意。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