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A.Z. > 她最后去了彼岸 > 第二十八章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她最后去了彼岸 第二十八章

作者:A.Z.

    28

    冯品优(28),朋友B

    到底烦不烦啊,是要来找我多少次你才甘愿?我都跟你说了没空居然还直接登门踏户的跑来,我可以告你骚扰你知不知道?咳咳!

    她又不是整天跟我腻在一起,我说过我已经把所有知道的事情全告诉你了吧。

    我只给你十分钟,说完了就快滚!

    什么?过年的事?这种事你不是早就问过了吗?

    那个时候为什么约她?这种事要讲几次啊,我不是说了是因为我不爽我爸要跟他女友一起过,所以才赌气的吗?那个时候要不是因为我不想让班上的其他人知道我居然没地方可以过年,才约她的,同情什么的只是借口,谁要同情她,而且那天晚上我也不觉得有多快乐,反正人只要有钱,要多少快乐的玩伴都有。

    来年我就跟同事过了是没错,但跟同事过年这种事很正常,大家都以为我是好不容易一个人出来外面住,玩野了不想回家,完全不会有人觉得我怎样,我们不是还一起出国了吗?

    我前阵子开始冷落她的原因?

    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凭什么你自己老人痴呆,我还要陪你在这瞎起哄?怎么,难道我已经讲过的事,还会讲的东西变成不一样吗?这些琐事我骗你要干嘛?

    我冷落她是因为她自以为变漂亮了,整天在哪里学美妆部落客,还就真的以为自己从麻雀变凤凰,哼我真搞不懂这种心态是什么,想想还觉得可怜,她啊,就是一直这么可悲的活着,不,搞的别人因为她失踪而像你一样东奔西走,她应该开心死了。

    因为,总算有个人在意关心她了,即使这个人只是她的房东。

    嗯?三月十九那天晚上,我怎么知道从车窗外看到的是她?那个时后的确天已经黑了没错,但你当我老公的车子是都没有车灯吗?而且她长得那么讨人厌,想要没注意到也很困难吧。

    对,我就是担心我老公会发现她才刚走不久,所以才那么注意路边的,那又怎样?

    你的问题会不会愈来愈夸张?连我要怎么叫我老公也要问?我都已经正式搬过来了,还不改口叫老公,难道要一直叫他路人吗?咳咳!

    *

    钱元男(52),房东。

    在决定再去找一次冯品优的路上,因为时序已经准备要进入夏天,即使已经五点半,天色还很亮,一点要天黑的意思都没有。

    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一部经典舞台剧《等待果陀》,这舞台剧经典到这几年台湾也有翻拍,但基本的本质是一样的。

    有两个人在等待果陀,果陀始终出现在他们的谈话中,可是直到落幕为止果陀都没有出现。果陀变成了一种希望的象征,也变成了一种连系这两个陌生人的绳索。

    而盛采宜,这个在三月十九以前,我天天都能看见的房客,那个在我生活中每天都能有一席画面的她,彷佛也变成了果陀。

    一个出现在七个人口中都不一样,由她所引起的化学效应,让这七个人分别扭曲成了七宗罪各自的意义,而她这个风暴中心却依然下落不明。

    我依然想不起在她房间睡着时,做了什么样的梦,那画面断断续续的,好像我在梦里也在寻找着什么人。

    但我想那会是一个提示,只是我不知道这个提示会把我引到怎样的结局,当一个侦探只差一步就能豁然开朗,是不会为了那未知的一切而感到恐惧的。

    我得去,我一定去。

    “真的很抱歉,我也不是故意要一再来打扰你的,只是我真的还想再问你几个问题,这次真的问完不会再来。你是正要出门吗?还是在等闵先生回来一起吃晚餐呢?啊、太好了,谢谢你愿意再给我十分钟,我问完马上就走。”

    她比我想的还要愤怒,我发现除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态度虽然高傲,但还不至于这么焦躁,接连第二次、第三次的来找她,她愈来愈易怒。

    除了她说的感冒还没好之外,她右手上的绷带,从上次到现在都还没有拆掉。我总是有个很不好的预感,在第一次见面到第二次见面之间,她发生了什么事,居然右手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而她跟闵博智却始终没有提起?

    我瞥了眼时钟,目前是傍晚六点,我猜再过不久,闵博智就会回来了,我很想撑到那个时候,这样我又可以顺便看看这两个人的气氛。

    “是的,因为过年的事情对我来说印象满深的,但总觉得那里面其实藏了她可能去哪里的线索,我年纪大了,又忘了录音,真的很抱歉得请你再说一次。”

    她讲话的速度比之前又快了很多,喉咙那么沙哑又讲这么快,应该很痛才对。以她的个性,应该是属于不喜欢受伤忍痛的人,是什么原因,让她现在甘愿这么做?

    我在她说话的同时,不经意的偷偷打量这间屋子,我觉得很忐忑,在来之前虽然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我还不知道要不要拆穿冯品优。对,我怀疑,在这段时间内,盛采宜恐怕已经被灭口了。

    而且有部分的原因,有可能是我害的。

    如果不是我来采访了冯品优,让她意外得知盛采宜目前的状况,以她对她的了解,她一定知道她会躲去哪里,而她对我把这个线索给隐藏起来了,我来就是为了要突破这点,也许现在去找还来的及,又或者干脆在这里跟她摊牌……

    “那么,你前阵子开始冷落她的原因呢?”

    她的脸,虽然有一半都藏在口罩之下,但还是看的出她依然坚持的画着妆,并且,她根本无暇观察我到底有没有在偷瞄屋子,因为她自己也有点坐立难安的一直在偷看手表的时间。

    我注意到,她今天戴的经典款的表,跟之前很招摇的最新款不一样。

    “你在看什么?”她忽然停下,眯起眼睛的瞪着我。

    “不是……我……就是在看你今天戴了这牌子的经典款,所以很惊讶,因为你不是一直都……”

    “都怎样?戴最新的?哼,像你这种不懂时尚的老头,是没资格对我品头论足的。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

    “童话!我想起来了。”

    “你在说什么啊?”

    “不是,我终于想起刚刚我不小心睡着的时候,做的是什么梦了,又是童话故事,是小红帽啊!难怪,难怪我醒来后也一直觉得我在梦境里也在找人,难怪我……”

    我吞了吞口水,没把话继续往下讲,时间,来到六点十分,可是冯品优的手机没有响,闵博智也没有回来,我猜,也许他又因为忙了什么客户,而晚回来了,肯定是这样的,没错……

    “我没什么问题想问的了,那就告辞吧。”

    “所以,你知道她在哪了吗?”

    “谁?”

    “不就是你一直在找的盛采宜吗?”

    “对、对、对!看我这记性,真的要痴呆了呵呵!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有点累了,应该不会再继续找她了,我年纪大了……”

    我转身,脚步跟进来的时候一样,不慌不忙不絮乱,那扇看起来依然很高级的门,离我,只剩下几步的距离了。

    “房东,你还真的是跟萍姨整天念你的一样,实在太爱多管闲事了呢。”

    *

    【独白三】

    于是,我沿着足迹,一一找到了那些人,但最后,我却只带走了最初跟最后出现在我生命的人去彼岸,也顺便邀请了小红帽,加入了旅程。

    彼岸花开了,开得比我想的还要美,修罗路上充满了鲜血带来的黏腻感,却也同时让人安心,因为在这个世界里,这次的童话可以很完美的让人传唱下去了。

    【全书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